不知幾時起,四處都開滿了小酒館。小酒館里有各種酒,多數是適合女士飲用的水果酒,山楂、楊梅、木瓜枸杞用復古的陶瓷酒壺裝著,點幾壺小酒,來些串串、燒烤或精致涼菜,想象此刻是一個夏夜,很是文藝風雅。

    我不飲酒,更不喜歡小酒館,曾經探訪過一次,是在幾年前的一個夜晚,我與小學同學老鎮在街上散步,對方接了個電話,說是高中老同學邀請,讓他到小酒館一敘,于是我便一道前去。

    我們從珠江新城步行到位于體育西的“從前的小酒館”,但見門口候客的凳子早已坐滿人,入內后是類似古代客棧風格的裝修,老鎮將我簡單介紹給他的同學們后,我便坐到角落的位置上充當安靜的背景。

    老鎮的高中同學一行三位,風格頗有西游記中車遲國三國師的樣子,其中胖乎乎的姑且叫虎力大仙,說是當公安的,閑暇時靠幫人搖車牌補貼家用。

    “這玩意簡單的很,買個搖號軟件,之后全憑運氣,反正總有搖到的。”虎力大仙得意地說,一旁精瘦的鹿力大仙也恭維了一下,說一人收一萬大洋,一次十個人,最少也能賺個三五萬。

    而后便輪到白面清秀,帶著金邊眼鏡的羊力大仙顯擺,他是某國企負責招聘的。

    “知名國企,進去一輩子不用愁了,回去看看家里有沒有親戚要幫忙找工作的。”鹿力大仙幫腔道。

    最后我問了下鹿力大仙在何處高就,鹿力大仙支支吾吾,才說他是賣安利的,不過他眼神好,一看就知道誰是潛在客戶。虎力大仙亦打趣說鹿力大仙會看面相,不妨給我看看。

    鹿力大仙便盯了我一會,隨后陰陽怪氣講了聲:“無局。”這在潮州話里是沒戲,沒希望的意思。

    之后老鎮與車遲國三國師開始喝酒,鹿力大仙來向我勸酒,羊力大仙突然阻攔到“他從小老實,不會喝的。”

    我訝異羊力的舉動,他便問我是不是如南幼兒園畢業的,他是老楊。我才想起對方是幼兒園同學,不在一個班上,但在圍棋興趣班里,一直陪我下棋的就是他。于是五人一起感嘆潮州城的狹小,即使高中、初中、小學不在一個班,在幼兒園也可能相遇過。事后我沒有留下老楊的聯系方式,到了今年才聽老鎮說他利用招聘之便中飽私囊,已經被開除了。

    我想起被我忘記長相的幼兒園同學老楊、有幾分善意的羊力大仙、瀆職的國企員工,像是三個截然不同的人。

    。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