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電視機正播著《離別廣島的日子》,我一到晚上便坐到電視機前,邊喝羊奶邊追劇。

    羊奶是母親特地訂來給我滋補的,90年代廣東乙肝肆虐,我在注射疫苗前,被查出是小三陽(尚未發作的病毒攜帶者),母親為此十分恐慌,除了加強營養,也四處為我尋醫問藥。恰逢潮州臺每天都在鼓吹“蒂達膠囊”的奇效,說它乃是神奇藏藥,專治乙肝,于是父親一口氣花了幾千大洋,買下一年的療程給我。

    “蒂達”一次六粒,一天三次,小小年紀的我就成了藥罐子,雖然不像煎煮的中藥那般苦澀,但膠囊外殼的味道也是叫人不悅的,因它時刻提醒我與同齡人的不同。對比之下,還是喝羊奶好點。

    現今很多文章稱羊奶成分最接近人奶,售價也高出牛奶一頭,不過當時潮州的羊奶接受度不高,價格只比牛奶粉略貴。賣羊奶的人為了推廣,不時會帶山羊外出轉悠。留著長長的胡須的山羊坐在三輪車后,個頭比牛馬都要瘦小,活像小學美術課本上維吾爾族老人的油畫,很難想象它是一位母親。而車后會有個牌子寫著“羊奶”二字,想喝的人會自己拿鐵罐鐵杯去打,也可以給定金等專人送奶上門。

    我家訂的羊奶,便是由小哥在傍晚送上門的,羊奶應是擠出后就送來,冷的時候會有一點膻味,母親會用鐵鍋煮熟它,再加一點白糖,那樣味道會好很多,但也比不上牛奶。就這樣羊奶和蒂達同時進入我的肚子,在整整一年以后復查,醫院說病情加重,現在是大三陽,憂傷的父母急忙帶我去看醫生。

    醫生是個老爺爺,聽到羊奶之后,連連搖頭,說不可再喝,羊肉、羊奶皆是加重病情之物,好在我提起此事,否則再滋補下去,我要早一步去乙肝那報道了。

    事后我將母親數落了一頓,斥責她輕信廣告,不過出了這事,母親的毛病也沒有改變,她的類風濕病,聽信廣告或者民間的傳言,試過蜂毒療法、螞蟻療法、蛇酒療法、用過曹清華、還有假藥風濕骨痛靈直到手腳完全變形、身體無時不在忍受痛苦的今天,她依然念叨著“哪天你要娶了媳婦,我一高興,大概就全好了。”所以,我想母親對什么都容易相信,并非全部出于愚蠢,也源于她對世間的一切仍然充滿希望吧。

    。
'一秒記住【666文學 www.uucuad.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