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蟬鳴叫之時,少爺看見一個美人。

    美人潔白的肌膚,像陶瓷質的白骨,有種冰涼的美感,少爺想,要是觸著那樣的肌膚,這個夏天一定會很美麗吧,可惜,自己無法下樓詢問她的芳名,因為少爺是個殘廢,除了在天臺欣賞街景,沒有其它可干的,好在身旁有名為阿葉的女仆,一直寸步不離服侍著,這事,他想拜托阿葉去。

    于是少爺搖了搖鈴,穿著歐式女仆裝的阿葉過來了。

    “阿葉,我想要知道那美人的名字,你幫我去打聽下吧?”

    “好的,少爺,可是,這街上哪有什么美人哪。”

    阿葉說著。少爺才發現,阿葉上樓期間,美人已然遠去了。少爺只得苦笑,在宅中度過的十來年,所接觸到的有限景色早已無法喚起他的熱情,難得,有一個這么別致的小姐出現,就這樣消失的話,可是相當令人不甘啊,于是少爺又開始看著街,希望那個美人會二度出現。

    一晃十幾日過去了,某個下午,少爺坐在天臺的陰暗處打著瞌睡,迷糊間,他好像聽見樓下有什么在格嘰格嘰作響,因為過分疲勞的緣故,他也沒有多加思索,只把這當做夏日的幻覺了事。

    但是,第二天的午后,第三天的午后……同樣又是傳來格嘰格嘰的聲響,少爺這下總算醒來。

    “阿葉,阿葉,你在搗鼓什么!”他氣沖沖地搖了搖鈴。

    “我一直在廚房撥蒜頭呢。”阿葉一臉無辜地說,身上還殘留著大蒜濃重的臭味。

    “那為什么會有格嘰格嘰的怪聲,你這小妮子,莫不是想偷了金銀回老家成親。”

    少爺的責罵,阿葉只是苦笑一下,她素來知道少爺的敏感多疑,很多時候,他只是被一時的弱點操縱了,果然,不多久,少爺也就賠了不是。

    但在阿葉離去后,格嘰格嘰的聲響又開始了。

    “誰,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爺盯著天空,又把視線投向街面,才發現美人正站在那里,對他笑著。

    “是你發出的格嘰格嘰聲嗎?”少爺問,在明媚的下午,天臺上的他和街上的美人對視著,這次,他才發現那聲音不是存在于現實間,那仿佛是寄生于腦間,單純為自己準備的鳴音。

    “格嘰格嘰。”美人笑了笑,涼爽的風驟時刮了起來,少爺看見樹叢中,飛出很多小小的蟲兒,路上的行人也不由得為這奇觀所吸引,不知名的蟲兒,閃著藍色的熒光,像一團藍色的霧般,出奇地美麗。

    鈴~鈴~鈴,少爺興奮地傳喚著阿葉。

    “阿葉,阿葉,快來看呢,好美麗的蟲群哪。”

    “真的是前所未見的蟲子呢,可是,是從哪來的呢。”女仆問。

    “不知道哪,你知道嗎?”少爺問街上的美人。

    “明年,還回來的哦。”這次,她用人類的語言說道。

    “明年哪,明年,喂,我還沒問你名字呢。”少爺分不清美人所說明年的對象,在美人轉身時,才回過神地大呼道。

    阿葉吃驚地看著主人的反應,心想,少爺大概又沉溺于內心世界了吧。

    在第二年的夏天里,少爺在某個午后過世了,阿葉看到他的腦后,飛出很多藍色的蟲子,嘩啦啦地,像沖天的鬼火一樣,她害怕地朝后一退,才看見街上,少爺和一名美人正對著她微笑。

    “格嘰格嘰,格嘰格嘰。”

    “阿葉,明年來接你哦。”雙腿健全的少爺對著阿葉擺手道。

    “明年?”阿葉踉蹌著跌倒在地,她不明白這幻覺的含義,只是此時,格嘰格嘰的聲音又響起了,在她的腦后,她沒有察覺到有只蟲兒正停在那兒,張開的透明翅膀,如同這個夏季一般美麗。

    。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