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我住在普陀區甘泉路,那是一條靜謐的小路,每到清晨,路口會有人出來擺攤賣早餐,品種有粢飯團、粢飯糕、油條、生煎以及鍋貼。粢飯糕不記得是8毛錢還是1塊錢一個,是用大米煮熟后壓制成狀如吐司的方形小塊,之后下油鍋炸至外層酥脆,撒點精鹽,就可以開吃。盡管上火,但扎實管飽,我是沒幾日便要買上一塊的。

    不過路邊攤的粢飯糕,到底不講究細節,時常炸得堅硬,猶如寵物的磨齒食品,好在我年輕牙好,啃起來倒也不費事。不過偶爾也有發揮正常的,那時的粢飯糕外表香脆、內里軟糯,到此我才理解上海人為何要用粢飯糕來形容難纏的女子,當手不小心沾上黏稠軟綿的米糕,的確很難洗凈。

    多年以后,我還有幸吃到揚州迎賓館陶曉東師傅制作的粢飯糕,陶師傅將米飯改為內含陳皮紅豆沙的糯米飯,美其名曰“香煎八寶飯”,做法依舊是粢飯糕的做法,只是更精致考究,此道菜作為餐后點心,另有一番風味。不過,我依舊想念街邊的低配版粢飯糕。而在我大啃粢飯糕的時光里,我認識了一位猶如粢飯糕般的女子。

    那時候還沒有微信,人與人之間的聯系,不外乎電話、手機短信以及qq。就在某個晚上,有位陌生女子加了我的qq,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女子叫小林,不時與我傾訴她的情感故事。簡而言之,就是小林某次去圖書館時,見著一位如韓劇歐巴般的小哥,便發瘋地戀上了,可惜小哥無法接受,一直東躲西藏,當時我不能預見在未來我會遇見阿玲,發生和小林類似的故事,但也能夠理解她的癡情,漸漸地我們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

    隨后過了半年,我得知小林與發小烏鴉君竟是校友,便隨口問了聲,認識烏鴉君否?小林坦白豈止認識,因為烏鴉君正是她苦苦相思的小哥,只因烏鴉君不理她,她才找上我,希望從我這了解一些烏鴉君的事情。

    知道真相后,我竟不生氣,畢竟若我是女生,也是會喜歡烏鴉君的。而后,我找了一個機會,和烏鴉君談起小林的事情,烏鴉君瑟瑟發抖,請我務必不可以透露他的下落,去年他到廣交會參展,小林可是追至現場示愛的。隨后又和我說,小林過去形象邋遢不堪,不知現在如何了,我沒見過小林真容,也無法回答。

    小林2009年注銷了qq,我也就再無她消息,到了2016年,我在某個場所見到一位與小林同名的女士,我好奇查了她資料,正是小林本人,這不是很端莊得體的一位女生嗎?很難想象烏鴉君所認識的小林是什么形象?不過,我并未和小林相認,君子之交如流水,親疏隨緣吧。

    。
'一秒記住【666文學 www.uucuad.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