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咖啡豆,我不是行家。在大學畢業前,我喝的都是雀巢咖啡,也曾經被同學毅丹安利過麥斯威爾,但麥斯威爾與雀巢都是半斤八兩。直到參加工作,我才開始喝馬來西亞產的白咖啡,這依舊逃不開速溶咖啡的范疇。

    而在2008年的某天,梅格在網上看到貓屎咖啡的宣傳,她饒有興致地在辦公室里向我和kitty朗讀了那篇軟文,大意就是麝香貓是一種生活在印度尼西亞的無辜貓咪,它們以咖啡豆為食,經過腸道蠕動發酵之后,排泄出來的咖啡豆風味獨特,是極其珍貴的貓屎咖啡。

    kitty聽完此事便捂著肚子大笑起來,我則好奇搜索了下麝香貓的圖片,梅格瞄了一眼,悠哉地說“這個麝香貓還蠻可愛的。”之后,我便很少聽說貓屎咖啡的事情了,畢竟如此稀罕的咖啡,不是想買有的。

    但近年來,廣州不知何時多了一家類似星巴克、sta的咖啡連鎖,其名就是貓屎咖啡,它的logo上有麝香貓的側身像,我有幸去過位于淘金的貓屎咖啡,進店后才知道真正的貓屎咖啡,僅有一款,每杯售價268大洋,若是帶上女伴,兩杯就要536大洋,遠不如去高空景觀的星級酒店喝個下午茶。于是我只能瑟瑟發抖,要了一杯紅茶,喝起來就是普通袋泡茶的味道。

    只是貓屎咖啡的滋味,還是讓我十分好奇,終于讓我碰到了一個喝過貓屎咖啡的人,她叫阿瑾,是我的高中校友。阿瑾通過信用卡抽獎,可以在貓屎咖啡家免費領取兩杯最昂貴的貓屎咖啡,她形容當時其與朋友,用十分莊重的眼神,大約就是婚禮上新郎凝視新娘的那種,注視著咖啡,之后才小心翼翼喝下。

    “所以,那是一種什么味道!”

    “忘記了!”阿瑾輕描淡寫地說,我也只能安慰自己,貓屎咖啡言過于實。后來為了支持自己的想法,我找了不少資料,比如貓屎咖啡在國際性評比上被大師們公認為難喝!比如黑心商人抓住楚楚可憐的麝香貓,囚禁起來人為制造貓屎咖啡,缺少自然的進食狀態,貓咪拉出的咖啡品質堪憂,更有一種說法,表示貓屎咖啡好喝,僅僅是因為麝香貓是咖啡的美食家,它們會尋找成熟美味的咖啡豆食用,現今人工生產的貓屎咖啡,喂的都是劣質豆,不可能做出好產品。有了這么多證據,我想喝貓屎咖啡的沖動,才總算消停下來了。

    但貓屎咖啡真的那么不堪吧,其實也未必,僅僅是我為了克制自己的,選擇了相信那些東西而已,人類啊,有時就是這么主觀的啦。

    。
'一秒記住【666文學 www.uucuad.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