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之后,我就不吃火腿腸了。但在我的學生時代,火腿腸是最愛的食物之一,常規的吃法是切碎炒飯或直接食用。

    我對于火腿腸的鐘愛,來源于童年動畫《貓和老鼠》,片中湯姆貓常對一串串的香腸垂涎不已,以致我對這外國香腸也是充滿好奇,于是在初次接觸火腿腸時,我將其錯認為那種食物,品嘗后感到美味無比,自此愛得無法收拾。這其中固然存在心理暗示,但那個年代的火腿腸,肉的含量還是比較可觀的,不像今日一般滿口淀粉。

    后面隨著年齡漸長,我才知道到火腿腸只是香腸的低配版,香腸世界臥虎藏龍,像德國的慕尼黑香腸、南歐的薩拉米香腸、廣式臘腸、四川的麻辣香腸…見識過形形色色的香腸后,普通的火腿腸在我心中便成了廉價的不健康食品,完全不想碰觸了。

    但在某些情況下,我還是會購買的。比如路遇咪嗚咪嗚流浪小貓的時侯,我都會買上一根火腿腸投食。貓獨立性強,不會像狗一樣有被認主的風險,但也有例外。

    那是2013年的一個雨夜,我還住在叢云路某自建房的二樓,突然門口傳來貓的叫聲,我打開門,原來是一只頭頂沒毛的母貓,身邊還跟著兩只瘦骨嶙峋,約莫三個月不到的小貓,小貓一黑一黃,姑且叫阿黑阿黃吧。

    我摸了摸母貓的脖子,她也不抗拒,便下樓買了火腿腸,到家后,三貓果然在等著我。我喂他們吃完,第二天醒來,他們竟是在門外如母雞般悠閑地蹲著,母貓見了我,立刻打了聲招呼,帶著阿黃阿黑一同走進我房間,大有希望我收留的意思。

    但彼時我沒條件養貓,便把他們請了出去。之后幾天,三貓還是盤旋在我屋外不走,我狠心不再投食,母貓懂人,不久就帶著阿黃阿黑走了。

    但他們并沒有離開這棟樓,而是來回于二樓和三樓之間,享受不同住戶的施舍。直到幾周后,阿黃被發現暴斃在樓下,不清楚是誰將這幼貓摔死的。母貓凄厲地叫了好久,然后就和阿黑一起悄悄消失了。

    這對流浪貓母子,本想靠著自己的親人粘人,求得一息生存,最后才發現,聽話和乖巧,有時更能勾起魔鬼的殺意。那個藏在人群里的鬼,我們不知道是誰,但悲傷離開的貓母子,心中大概也住進了仇恨人類的鬼吧。

    。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