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在潮州話里是“油炸”的意思,浮貨指的就是油炸的食品。現今已經沒有賣浮芋和番薯的小販了,但在我讀幼兒園的時候,韓江邊上還有很多。

    制作浮芋、浮番薯,芋頭需選用大芋頭,切成橢圓形的大片,番薯則必用俗稱“干部種”的紅皮甜番薯,一樣切成薄片,然后裹上面粉,放油鍋里炸至外皮酥脆即可。雖然是毫無技術含量的小吃,但很受小朋友歡迎。每天傍晚坐著母親腳踏車回家的我,時不時就會吵著要吃兩片,每當一人在江邊閑逛,也會停在攤子前過過眼癮。

    那時家里托關系把中班的我轉學到知名的“如南幼兒園”,而且為了讓進入小學的我成績更好,我還多讀了一年學前班,就讀學前班的同學都是原來各班的人,因此也認識了幾位至今和我還有孽緣的人。不過有一個人,卻是在學前班畢業后就無緣的。

    她是上學前班第一天,偶然和我坐一起的少女,有著嬰兒肥的圓臉,眼睛大大,梳著復雜的辮子,穿的衣服是一條有和服風格的裙子,模樣像從唐代侍女圖中走出來一般。我被她的與眾不同的吸引,因此對她很是親近。不過我忘了問她叫什么名字,只是記得那天她對我講過,她的家就在江邊,沒事可以去玩。

    于是我在回家時,很天真的對母親說,有個女孩子和我們一樣住在江邊,可以帶我去她家嗎。母親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但我還是記得她和我說過的方位,她家和我在湘子橋的兩邊。從此我到江邊,注意力便不再時賣浮貨的攤子了,而是用使勁望對岸眺望,兒童時的我竟是相信,我這樣的行為,能夠被對方知曉。

    接下來一年學前班的回憶,我是幾乎忘光了,若不是有畢業照,畢業照上的她剛好也穿著那條紅裙,我怕我連她的樣子都要忘記。那張照片現在還壓在我老家的書桌下,從小學到高中,每一個到我家做客的同學,我都會問“看看我的幼兒園,有你認識的人嗎?”

    他們認出了許多人,唯獨那個人,沒有一個人知道她。我很想知道她的真名,不過現實就像消失的浮芋浮番薯一樣,再也找不回來啦。

    。
'一秒記住【666文學 www.uucuad.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