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我沒有吃過好吃的牛雜,在我看來,此類東西一直都屬于不難吃,但也不會超好吃。以前的阿婆是指芳村的老婆婆,雖然她的牛雜我沒吃過,但估計也不會十分好吃,因為在我的人生里,并沒有過多的廣州回憶。

    而現在的阿婆則不知道是誰家的婆婆,一夜之間就開了很多分店,我在光孝寺附近的分店吃過,凈牛腩加牛雜一碗30大洋,肯定不是所謂的記憶中的價格和味道了。當然難吃是不會的,但也就僅此而已。至于那家芳村的阿婆牛雜,我想吸引人的,更多是一個老人的堅持,長年累月的辛勤勞動,以及非工業化的制作模式。畢竟食物的味道向來就不僅是它的本味,還包含人生的喜怒哀樂。而現在,街頭牛雜等本來傳統卻平常的小吃正慢慢被工業化成品所代替,那些陪伴它成長的人也變得彷徨,去吃一碗阿婆牛雜,即使它只剩一個名字,也會是一劑讓心靈安定的良藥。

    最近徐公的母親去世,她在生的時候很節儉,我媽曾勸她要多吃肉,徐公母親說她有注意營養的,所謂營養,就是每天一個雞蛋…我都想和徐公說,不要難過,想你母親的時候,就吃一個雞蛋,回憶你母親艱苦勤勞的模樣,她的精神,一定會在天上保佑你的。

    。
'一秒記住【666文學 www.uucuad.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