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金箔也流行了很長一段時間。最早有印象的是瑞士的巧克力品牌defee,它有個中文譯名叫“黃金的狂喜”。2014年情人節前夕,篤信便宜沒好貨的我,想要挑選一款好巧克力,這個號稱世界最貴巧克力之一的品牌也吸引了我…然而它的昂貴之處,主要在于使用大量黃金,頓時我有點失望,畢竟給德芙披上一層金裝,它也一樣會價格不菲的啊!

    而后某天,母親因類風濕骨痛,托我買些同仁堂大活絡丸,店員表示有兩種,普通的30出頭,加金箔的要80多一盒?問起店員區別,店員閃爍其辭,只道有黃金的總是好,于是出血買了數盒加金箔的給母親寄去,結果自是被數落一通。直到我認識了學醫的朋友,才知道有無金箔,并不影響活絡丸的功效,金箔僅是加速藥效的發揮而已,于是我對金箔越發不屑起來。

    但大約生活美好起來了,吃金箔的人還是有增無減,我又陸續接觸到金箔咖啡、金箔壽司、金箔蝦餃…不過大多是微量點綴,倒也雅致美觀。

    說到夸張的,要數深圳藏山越380大洋一碗的蟹粉面,此面又名“黃金萬兩”,面端上后,店員會豪氣地往上撒金箔,直到鋪滿整個湯面,邊撒邊念念有詞“恭喜發財”,然而我卻沒有半分喜悅感,那漫天的金箔,總是讓我想起小時候看鬼片,妖物出行,紙錢紛飛的場景…之后耳邊陰森森地回想起兩句打油詩金童接引陰司路,玉女隨行離恨天。

    。
'一秒記住【666文學 www.uucuad.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