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稱呼她為“藍藍路”,這是多年前的老梗,源自麥當勞的一則廣告,里面的麥當勞叔叔跳著詭異的舞蹈,不停發出“藍藍路”的聲音,一下成了風靡網絡的洗腦神曲。而我和她的相識,也是在藍藍路走紅的2007年。

    某天,我去車站搭大巴,閑來無事,便玩起了飛信,它是類似微信、陌陌一類的交友工具,只是聊天不像現在這么方便,需要借助手機短信。她的id是“惡魔”,我的id是“塔”,恰好都是塔羅里面象征厄運的兩張牌,兩人都有一點中二,也就莫名其妙地交談起來。

    當時我是大四學生,她比我還要小八歲,高中在讀,她會畫畫,喜歡吃巧克力,熱愛f1和阿隆索,家里養過許多小狗,有個性格古怪的閨蜜潑留希金,這是我對她的所有了解。我們并非志同道合成為朋友,只是遇上彼此時,恰好是在難以忍受空虛的年齡。

    我有過幾次見她的機會,但最后都放棄了,因為生怕刻意會面會破壞友情,盡管我們早已知曉對方的長相和真名,但依舊習慣用“藍藍路”和“塔先生”稱呼彼此。

    不知不覺,我從魔都回到廣東,她步入社會,成為有點老氣橫秋的大姐,我們聊的話亦越來越少,近五六年來,一年大約就說一兩句。但是我有個習慣,每年圣誕節必給她寄一盒巧克力,只是我寄的時候不會通知她,她收到的時候,會發朋友圈告知一下,倒是不會特地來說感謝的話了,對我而言,這樣或者更好。

    藍藍路是在2017年出嫁的,對方是怎樣的人,我也沒有打聽。直到前幾日,她在朋友圈發了些馬陸葡萄的宣傳照,我點了個贊后,她突然對我說,寄些給我吃吧,此刻,我才知道她的先生家是經營葡萄園的,就在嘉定馬陸鎮,是上海知名的普通產地。雖然廣東路遠,但使用航空快遞,第二天也就到了。

    拿到手是沉甸甸的四串葡萄,至少有十斤重,包含三個品種,紫色的“夏黑”,個大肉脆,甜味濃郁宛如翡翠珠子的“醉金香”,味道酸甜,肉多汁,多吃有近似奶香的味道;最好吃的是陽光玫瑰,入口有清冽的花香,非常特別。對于獨居的我來說,至少可以吃上半個月,我突然想起我第一年給她送巧克力時,她有回贈自己做的蛋糕餅干給我,當時也是給了超級多,還和我說了一句“今年第一批曲奇都給你了啊!”所以,我的記憶也許是不準確的,她和我說過很多重要的話,是我記得的不多而已。真的應該慶幸,在無聊的歲月里,歪打正著交到的好友。

    。
'一秒記住【666文學 www.uucuad.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