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天還能約出來的,大概都是好朋友。

    廣州近兩年,是下過一次雪的,雖然只是小小的,成不了氣候的雪,但對于南方而言,也是數十年難得一遇了。

    那一日是小穎的婚禮,阿濤驅車帶我一起前往增城的掛綠園酒家赴宴,其實本來我們三人不能說是熟悉,只是因為工作原因,我帶過他們短暫幾天,最后會成為長期的朋友,也是奇妙了。

    車到掛綠園的時候,恰好飄起了雪,襯得穿中式婚紗的小穎以及新郎周先生特別美好,掛綠園算是增城的老字號,出品有著濃郁的山野農家風情,本來想著我們和小穎也不算多年老友,估計要被發配到山頂位,未料小穎夫婦不依傳統,竟是把我們這些朋友安排與之一席,我心生感動,頓感不虛此行。

    而回去的路上,我又在微信得知另一趣事。我的多年老友饒君,在這個雪天邀請某女子至其家中,兩人開紅酒吃海鮮,正是愜意之時,另一好友徐公,因半路遇雪,寒冷難當,便敲響了饒君家的大門避雪可憐這邊小穎有情人終成眷屬,那一頭卻有根微弱的紅線,無意間被另一段友情掐斷了。

    。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