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工作的時候,我住在場中路中段的自建公寓里,那棟公寓屬于俞先生,他是福建人,為人熱情,經常和我說他過去各種不可思議的經歷,比如他最初的工作是一名郵政工作人員,或是他和朋友去菲律賓謀生,因為好奇離開安全區域,結果朋友中流彈直接沒了半個腦袋

    公寓的其它房客也是奇奇怪怪,我隔壁的大叔是民間科學家,碰到我會熱心談論永動機的事情,而曾經被我誤會為無限極傳銷人員的高先生,他的本職工作是在附近的飛機廠上班,無限極只是兼職,難怪他不會向我惡意推銷。

    總之,08年的場中路飛機廠一帶看著完全不像上海,倒像是個與世隔絕的不毛之地。我會選擇那里居住,僅僅是因為房租便宜,一個月只需600大洋,但公寓按工業用電收取電費,夏日一到,實際的月租也要近千元,為此月薪1500大洋的我不得絞盡腦汁省錢。

    最簡單的省錢方法,自然是少吃省吃,于是鍋盔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時在場中路世紀聯華附近,有個小販,他每天推一輛自行車,后座是兩個廢棄的油桶,桶上放著烘烤到微黃的鍋盔,一個5毛錢,四個可以管飽,于是我好奇買來試試,想不到美味可口,配著白開水吃滋味完全不亞于法棍,之后我便三天兩頭買了做口糧,這樣的日子,持續了有大半年,可以說我這輩子最貧困的時光,就是每天吃鍋盔的日子。

    而在2019年,我在凱德廣場閑逛,無意發現開了家阿甘鍋盔,阿甘的鍋盔除了制作方法,其它已經不是我記憶的樣子。它的鍋盔個頭更大,口味也豐富,我買了個梅干菜口味,盛惠10大洋,很好吃,但至少得兩個才能管飽,此刻我若再次窮困潦倒,怕是連鍋盔也吃不起了!

    。
'一秒記住【666文學 www.uucuad.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