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大概是2012年到2015年間吧,廣外北門每到傍晚,就會出現一個賣羊肉串的新疆人。他的羊肉串料足不貴,三塊錢一大串,烤得肥美柔軟,肉香四溢,我通常喜歡買三大串,再加上一個馕。通常新疆人會把羊肉串放到烤好的馕中央,之后將馕對折,一個美味可口的羊肉馕就做好了,足夠我美美吃一頓的,如果不是怕多吃火氣旺盛,我真想每天都吃上一個。

    我曾聽來自新疆的同事說過,新疆的維族人不喜歡和漢人打交道的,但這個新疆人,大概是為了做生意,還是比較熱情的。他的小攤一般從傍晚營業到凌晨,最常與他講話的是土耳其的留學生,估計因為都是阿拉伯世界的人,語言相通吧。我和他買的比較多了,他也會記得我。有陣子網上一直流傳著天價切糕的故事,新疆人也在羊肉串旁弄了一個小推車賣切糕,過路的人都好奇地看著他,他就用蹩腳的普通話喊道不用害怕,不用害怕,惹得路人哈哈大笑,有些人覺得有趣也就和他買了。又有一段時間,好像有傳聞廣州的羊肉串都是死貓死狗做的,新疆人又拿了一只羊出來,證明他賣的都是羊肉,他也會挽留熟客,一陣子不見你就會和你說要多幫忙照顧下生意啊,當然有時他的挽留給人感覺也有些粗俗,比如某個晚上他曾低聲對我說,吃羊肉串可以壯陽。

    后來不知道從幾時開始,他突然就不再來了,自此我在廣州沒有再吃過比他那好吃的羊肉串,也許有空去回民街走走,能碰到與他相似的風味也不一定。

    。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