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這個品牌的時候,國內還沒有店。時間是2015年,阿珊還住在我的隔壁樓。阿珊有個異地戀的男友,我每晚送她回家,她也不反對,大概看得出我確實是個老實人吧。

    那一年情人節,我打算送件禮物給她,老套地選擇了鮮花和巧克力。既然要送,總得選比較出類拔萃的,于是我通過各種途徑了解巧克力知識,pierre  arli就是那時查到的。店主是95年世界巧克力大賽的冠軍,放今天的話,會擔心是虛假宣傳,但那一年,這只是個小眾品牌,大概是假不了的,而且他家的巧克力禮盒非常典雅,低調的黑色外包裝,仿佛首飾盒一樣,打開之后,是33枚形態各異,猶如寶石的手工巧克力,不要說是少女,連我都為之動心,憑直覺,我相信阿珊一定會喜歡。

    果不其然,那次的鮮花和巧克力,阿珊很是滿意,只是再喜歡都好,最后她還是嫁給了別人。畢竟我從未牽過她的手,也沒有創造出和她共同的記憶,我只是在對岸遠遠拋出一些我自以為美好,其實卻是sos信號的東西給她,我在用這種形式,希望有人能知道我的困境,可以過來拯救我,直到今天,我還是在我的世界里等待著某種奇跡會來臨。而pierre  arli也成為我經常回購的巧克力品牌,不過平心而論,他家的花式巧克力雖然好看,卻也不是特別好吃,我真正欣賞的還是不同產地可可制成的黑巧克力。

    估計凡事都有輪回,2017年的情人節,我以它家的黑巧克力作為原料,做了手工巧克力,打算親手交給阿玲,但被阿玲拒絕了。回到家里,我無奈把整盒巧克力一次性吃下去,好吃,真的非常好吃,盡管內心十分難過,但味覺確是誠實的。不過自此之后,除非哪天阿玲重新對我微笑,不然,我不會再有自己做巧克力的念頭,因為對我而言,那是世界上最悲傷的美味之一!

    。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