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阿玲對我深惡痛絕以后,我便養成了一個習慣,每逢休息,必到光孝寺拜拜,希望上蒼保佑我和阿玲和好,我其實是無神論者,但只要每次在廟里求佛都能夠心平氣和的話,就說明阿玲對我而言依舊獨一無二。

    一段時間,光孝路上開了家名為雕茶的小店,東西平平無奇,比較有特點的到是那位有很多耳洞,帶一點不良少女氣息的店員小姐姐,不過小姐姐的顏值是救不了市的,所以雕茶經營了不到半年就倒閉了。這么一家無聊的店,我會記下來,是因為小姐姐如同阿玲一樣白皙纖細,有時,我去那買上一杯,是多么期望站在我面前的可以是阿玲,那個雖然沒有打很多耳洞,但拽起來脾氣很大很不客氣的阿玲!

    。
'一秒記住【666文學 www.uucuad.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