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謝是我在工地上的后輩,容貌酷似早年的邵氏影星羅烈,羅烈不是以帥氣出名的影星,相反模樣猥瑣,私生活也有很多叫人詬病的地方。所以小謝長得亦有幾分不堪,工作上也是得過且過的類型。

    小謝貧困,住城中村的房子,衣服因空氣不流通,常年有怪味,偶爾我會請他一起去工地附近的榕渝家宴吃飯。榕渝是南充團隊,做的川菜有一定基本功,但離出色有些距離。小謝有較深的悲觀情緒,每每與我吃飯,總感嘆自己是個廢物,我雖哀其不思進取,卻也欣賞他的坦率。畢竟小謝在工地上做了很多事,服從性也很好,是有名的工具人。而小謝的工頭們,終日無所事事,總是等上面的大工頭發來項目,便將項目發放給低下的工具人們趕工,完成后便貼上他們的標簽,跑去向大工頭邀功了,就這樣一群廢物,每年年底還能評優呢!

    哎,小謝靠出賣勞力養活自己,況且為自己的一事無成慚愧,工頭們吸血寄生存活,過著乞丐強盜一般的生活,卻完全不以為恥,所謂的衣冠禽獸,說的大概就是這些人吧!

    。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