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飯按理是高興的事,但也有感到憤怒的時候。

    2017年的某天,與愛蹭飯的許君逛街,其肚子餓叫嚷要吃sta的水果,于是我花了近一百大洋,購買了一小盒水果、一個牛角包以及兩杯飲品,然而很難吃,也沒有吃飽。然后許君又指著sta附近的這家燒烤店,表示想吃。

    這家燒烤店我也看過多次,似乎晚上還挺多人就餐,招牌是所謂的變態辣雞翅,但因為我不悅燒烤的油煙味,所以一直沒踏入過,既然許君提到,就當是緣分吧。入內后發覺餐桌油膩,心頭好感已減大半,此店點餐模式原始,均為手寫,不提供小票。最后自然是許君亂點一通,吃了什么我都忘了,反正一般,埋單一百大洋。

    回家后核對下菜單,發現按菜單我們那餐其實也就40出頭黑店無誤,店如其名,江湖刺客!告知許君,其道了聲靠,以表感嘆。若非知根知底,我大概會懷疑許君是sta和江湖翅客的托,經此一事,我有大半年不愿與許君吃飯啦。

    。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