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沒有網紅這個詞語出現的時候,阿娘面館就已經很紅了。

    那時候是2007年,阿娘還健在,面館是名副其實的阿娘面館,地址就在淮海路附近的思南路上,這條路最早的時候叫馬斯南路,是為了紀念一位同名的法國音樂家,但畢竟是不大光彩租界時代發生的故事,所以幾更改名,最后定格為“思南路”。“思南”的本意是貴州地名,但我固執地將其理解為“思念馬斯南”,或者追憶未曾聽聞的古曲南風,因為只有古典優雅的釋義方襯得起這條靜謐的小路。

    那時阿娘面館應該是這條路上唯一熱鬧的地方,中午過去人群已經排到了店外,以致后面一個鋪面坐不下,又在路對面開了另一個,不愿等待的我只好掉頭另覓他食。后來可以吃到第一頓,得感謝公司的實習生新奇士,因為她很開朗,像加利福利亞的陽光一般燦爛,我就用加州特產新奇士作為昵稱稱呼她。當時她突然自告奮勇去幫我們打包午餐,我就半開玩笑說阿娘面,后面過了四十多分鐘,她就氣喘吁吁地拎著面回來了。我要的是很基礎的麻醬面,打包回來芝麻醬已凝固,那個滋味也是毫無特色,反正不好吃。

    后來又過了七八年,我回上海,與新奇士相約敘舊,就指定了阿娘面,這時候阿娘已去世,但鋪子人氣依舊,我不記得我坐下去點了什么,好像是一碗豬腰面吧,是面太普通,還是重逢的喜悅讓我無暇顧及面條的味道,我也說不清楚。反正如果有人問起我阿娘面究竟好不好吃的話,我會說好吃,但不是因為面,而是我記得那個為我們買午餐女生推門進來的樣子,當時她很累,而我很感動。

    。
'一秒記住【666文學 www.uucuad.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