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危機談判

    大家很快趕到了醫院,醫院的樓下已經圍了不少人,議論紛紛。遲東旭迅速安排人手疏散人群,開啟救援通道,保證消防車、氣墊車、救護車等救援車輛和人員暢通無阻。

    派出所的人迅速匯報:“他們不像是一般的醫鬧,是直接在大廳里等著,一看到陳醫生來了,抓著就走,說是他害死了他女兒,讓他償命什么的。然后護士上前阻止,就被他們一起抓了,后來他們看到保安擋著出不去,就上了天臺。陳醫生受了傷。”

    隊里的人一上天臺,就看到樓梯口一道血跡,從血量來看受傷不輕。

    遲東旭低聲安排工作:“軟軟負責談判、吳限組策略、航歌組聯絡、大業組物料、老錢組情報,磊落帶隊武力控制,明瑞組織外圍警戒……”

    “等等,”隔著儲水池臺,阮西霖看不到那邊的情形,只能聽到沸沸揚揚的人聲,她道:“如果情況嚴重,最好再給我一個人,表示重視,爭取時間。”她指了指地上的血。

    遲東旭遲疑了一下。

    群體訴求事件,大家都會有一種“法不責眾”的心理,而且會覺得鬧的越大越會被重視,所以談判員出現的時候,大家會認為這不是領導,是他們鬧的不夠,就會變本加厲的鬧,所以多一個人會比較好。

    他去當然合適,他也想去,但是他還得指揮,交給別人,他不放心。一隊的人畢竟還比較新,二隊的人磨合又不夠,這不止是能力的問題,還有經驗及配合度欠缺。

    遲東旭道:“航歌!”

    江航歌無聲的一點頭,幾步過來,兩人迅速戴上耳機,這才走了過去。

    幾個保安和派出所的警員正在勸說著他們,但他們根本聽不進去。

    阮西霖一邊走過去,一邊迅速掃了幾眼。

    這伙人大多是男人,而且看上去年紀不輕了,最年輕的看著也有四十歲左右,看穿著打扮,不時髦,而且不太干凈,應該是農民,但中間有兩個老太太,其中有一個哭的眼睛都腫了,跪坐在地上,應該是死者的母親或者其它直系親屬。

    從他們的腿縫里,能看到一個穿著白大褂的男人躺在地上,血流了一地,生死不知,兩個護士背靠背的坐在一起,根本看不到臉,一動不動,只隱約有飲泣的聲音。

    情況非常嚴峻,必須速戰速決。

    關鍵現在是在天臺上,天臺的外圍欄桿只有一米來高,而他們又緊貼著一側,武力攻擊也非常危險。

    阮西霖步伐不變,快步走過去,略提高聲音道:“大家先冷靜一點!我是市公安局的,我叫阮西霖!這位是我的同事江航歌!我們是來幫你們的,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們說說。”

    江航歌迅速把幾個不太聽指揮的保安推了出去,又示意派出所的人也退出談判區域,對方看向阮西霖,阮西霖道:“請問這里出了什么事?不如先跟我說說,我看看能不能幫幫你們?”

    對方懷疑的看著她,阮西霖繼續道:“大家先過來一點好嗎?站在邊緣很危險的。”

    其中一個人道:“你是干什么的?”

    阮西霖道:“我是市公安局的,我叫阮西霖,你可以叫我小阮,請問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大家先不要著急,先跟我說說。”

    幾個人互相看了看,有個人道:“你說了又不算!一個娘們兒頂個屁用!叫你們領導過來!”

    阮西霖道:“我明白了,你想見領導對不對?請問是什么事情,你可以先跟我說說,我馬上跟領導匯報,看能不能盡快幫你們解決。”

    他道:“叫個娘們兒來,看不起人是咋的!別廢話了,叫醫院的領導過來!”

    醫院的領導?

    對方既然明顯看不起女人,她開口效果就不會太好,阮西霖皺了一下眉,示意江航歌說話。

    江航歌略上前道:“這里不安全,你們先過來一些。有話好商量。”

    “裝什么好心啊!”另一個人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抓我們!”

    之前那個穿黑色上衣的人又道:“你聽到沒有,叫醫院的領導過來!”

    阮西霖向江航歌打暗號,讓他主要跟第二個人交流。

    群體訴求事件,需要在對話中找到群眾代表,或者鼓勵大家推出群眾代表來發言,一般是情緒比較激動,說話比較多,言之有物的人,可以挑出來進行重點對話,確保盡快找到問題并解決。

    江航歌道:“好的,我讓我同事去聯系領導,你們先跟我說說,為什么要找醫院的領導?”

    黑色上衣道:“我要向領導揭露一個人渣!”

    “人渣?”江航歌問:“是指那位陳醫生嗎?請問他怎么了?我看到地上有很多血,是不是他受了傷?不如我們先送他去急救,然后再一起去見領導?”

    壞了!這句話說的不妥!

    阮西霖不得不開口:“你們放心……”

    黑色上衣已經瞪圓了眼睛:“你們是不是一伙的?我告訴你,這種喪盡天良的人渣早就該死,放走了他,你們還聽我們說話么?早把我們抓起來了,你以為我們是傻子?”

    “我明白,”阮西霖不得不劍走偏鋒:“這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我相信你們這么做一定是逼不得已的,要不是沒辦法,誰會跑到樓頂,做這么危險的事情呢!對不對?”

    黑色上衣哼了一聲,阮西霖一邊向后打手勢,一邊道:“我同事已經在聯系領導,但是你們也得先平靜下來,否則就算領導過來也沒法談啊,我們最終還是為了盡快解決問題,讓那些人渣得到應有的懲罰對不對?”

    看幾個人注意力都過來了,阮西霖試著道:“讓我看看那人渣長什么樣子,我得記住這張臉。”

    她上前一步,那幾個人下意識的讓開了一點,她看清了地上的人,身上有幾處中刀,但是看上去是為了泄忿,不算太深,只是在不斷的流血。

    后面,遲東旭眉頭深皺。耳機里不斷傳來匯報聲,“氣墊已到位。”

    “救護車已就位。”

    “人群已疏散。”

    醫院和科室的領導被揪了上來,一個是看著五十來歲的老者,另一個更年輕些,兩個人怕的腿都軟了,縮在一起,死活不肯過去。

    這樣的上去也是添亂,遲東旭就臨時調了一個分局的大隊長,準備讓他扮成醫院領導,如果對方堅持,隨時準備上去。

    情報信息組正在緊急收集情況,

    “陳醫生入職一年多,長相英俊,為人和善,在醫院口碑不錯。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女兒’是誰,只知道綁的其中一個護士正在跟陳醫生談戀愛。”

    “查到他們是從陳家莊到市里的車上下來的,正在緊急排查。”

    “捅陳醫生的是一個老年婦女,捅人的是一把水果刀,目測刀刃十公分左右,電梯監控顯示共捅了四刀,都不在要害。”

    “陳醫生名叫陳強,無曾用名,但電梯里黑色上衣的男人叫他陳二順。”

    信息一條一條的歸納精煉,傳遞到阮西霖和江航歌的耳中,漸漸拼湊出一個真相。

    有人在往樓下看,表情惶惶,一伙人明顯的情緒漸漸不穩,雖然分化群眾也是一個解決方式,但是身在天臺,做什么都需要更加慎重。

    阮西霖再一次道:“不如這樣,我退后幾步,你們過來幾步,我不會靠近你們的,咱們既然要商量,總得先保證自己的安全對不對?”

    看有人意動了,她動作很大的退后幾步,一邊道:“看,我離你們還是很遠的,現在你們過來一點,先離開樓邊,保證自己的安全。你看,我們明明是為了解決問題才來的,如果受了傷,就得不償失了,對不對?”

    有人終于遲疑的上前一步,然后其它人也被帶動的往前走了幾步,阮西霖不動聲色的繼續向后,他們也跟著不斷往這兒走。但又走了兩步之后,黑色上衣就道:“行了,就在這兒吧!別太近了!”

    他們立刻停了下來。

    這個人頭腦清醒,目標明確,需要重點對待,阮西霖又走回了幾步,看著他道:“好的,你剛才說的人渣,他到底做了什么?跟我說說好不好?”

    黑色上衣道:“我不跟娘們兒說!醫院的領導到底什么時候過來!別想著忽悠我們!”

    這人真是個男權癌,阮西霖再打手勢,遲東旭正要揮手讓準備好的劉隊上去,就聽一個人輕咳了一聲,然后沖他示意了一下。

    聞世卓?

    他什么時候來的?他怎么上來的?遲東旭看到本來在下頭的錢常有站在他身邊,也就明白了,一皺眉。兩人迅速交換了一個視線。

    遲東旭思維電轉,然后點了點頭,聞世卓就慢慢的走了上去。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