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靈藥來了

    現場頓時熱鬧了起來,把之前妖神修士被驅逐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凈。

    真符宗雖然也對外出售符箓,但是這種威力直達天關頂峰的卻甚少出現在市面上。此種威力的符箓,誰篆出一張來不當寶貝藏著,留著戰斗的時候翻盤?

    樓上包廂內的修士也紛紛出價,價格很快就翻了一倍。

    因為是第一件拍賣品的緣故,主辦方刻意壓低了此符的起拍價,所以六百多塊靈石也沒到其極限。

    李客卿看著眾人爭搶的畫面,毫無意動之色,方自行不由詢問道。

    “李道友不出手嗎?這可是一件不錯的防身寶物啊。”

    后者不在意地搖了搖頭,“本次李某的目標只有那批靈藥,馬虎不得,必須先將他們拍下,再考慮其他。”

    符箓的價格很快漲到了九百塊,到了這個價格,也差不多到極限了。符箓畢竟是一次性的,很多人出價之前都要好好斟酌一番。

    方自行同樣沒有出手的意思。

    九方商盟也偶爾會出現這個級別的符箓,只是不太好換。他在斬殺了黃袍漢子之后,痛定思痛,抓住時機換了一張,所以沒必要在此處花錢。

    最終這張符箓以九百六十塊靈石的價格,被二樓的一位天關買走。價格勉強算是合適。

    購符之人沒有遮掩身份,方自行刻意多望了一眼,只見其身材挺拔,手臂修長,尤其一雙碧綠色的眼睛,最為引人注意。

    他緩緩收回目光,向李客卿問道

    “此人就是化甲門的那位天生妖血的天才弟子吧?”

    “應該錯不了,天生碧睛水猿血脈的雙瞳做不了假。聽說此人在煉氣境的時候就被門內金丹老祖破例收為弟子,修煉之途可以說順風順水,現在快突破天關后期了吧。”

    李客卿嘴里嘖嘖,他的年紀比此人年長不少,修為卻比不上對方,心中頗有些郁悶。

    “恐怕已經突破了。”

    方自行在心中呢喃,并沒有說出聲來。他的心靈力量敏銳,此人給自己的感覺,比黃袍漢子還要強上不少,應該已經邁過天關中期的關卡,就是不知道在天關后期的路上走了多遠。

    拍賣臺上的珍寶流水席似的一件件展示,中間方自行出手了兩次,一次買下拳頭大的千年寒玉,另一次買下數千斤普通煉器材料黑斑石。

    李客卿始終未曾出手。

    終于,在下半場的開端,對方陡然精神一振,想要的東西來了。

    “接下來要拍賣的是化甲門四位天關冒奇險從妖宮手里奪到的一批靈藥。因為四人都不擅長煉丹,所以將靈藥出售。目錄已經展示在臺上,此批珍寶不光種類豐富,而且質量上乘,年份也都不短。善于培植和煉丹的道友千萬不要錯過。”

    方自行仔細閱讀對方提供的目錄,果不其然在上面找到了六百年份的血參。他之所以答應李客卿的邀請,大半原因就是此物。

    “此批靈藥一起出售,起拍價兩千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于一百靈石。”

    “四千二百塊!”

    于晴的介紹剛剛落下,李客卿已經站起身子,走到包廂之前。他直接將價格翻了一倍,顯然想要以此直接喝退其他人。

    此舉也果然有效,原本部分想要出手的天關們紛紛把報價咽了回去。

    李客卿多年煉丹的經驗,將這批靈藥的價格掐得準準的,四千封頂,甚至還略微有些貴。

    拍賣臺上的于晴也一陣愕然,沒有想到此人的決心如此之大。

    “四千二百塊靈石,還有沒有更高價?”

    李客卿雙手抱胸,環顧四周,搜尋著是否有人和自己抱著一樣的目的。

    “四千二百塊第一次!”

    “四千二百塊第二次!”

    “四千七!”

    就在主持人話音剛落,另一處包廂中,又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橫刀奪路。

    李客卿聞聲轉身,目光死死地盯著那個位置。可惜對方沒有顯露行跡,從外面只能看到一片黑漆漆的琉璃。

    他身上的靈石還有一些,可以跟對方繼續競爭下去,不過看此人的樣子也是有備而來,所以他不敢大意。

    “方道友,你跟我透個底,身上帶了多少靈石?”

    方自行見對方焦急的模樣,也不謙虛,伸手豎起四根手指,“至少,目前的價格再翻一倍沒有問題。”

    “好,如此李某就放心了。”

    “不過……”,方自行站起身,也走到包廂前面,細細地打量了一遍靈藥的目錄,沒有發現異常。

    “不過,道友之后還請將其中的隱秘說清楚,方某可不能白花這筆糊涂錢。”

    “四千七百塊靈石,還有沒有更高的價格?”

    “四千九!”,李客卿朗聲報價,繼而又對方自行解釋道,“其實也沒有什么值得隱瞞的,道友不問李某之后也會說明。這批靈藥的來源李某恰巧了解得很清楚,而且知道其中有一味千年毒心草,被不識貨的人當成了普通毒草放進去。

    “在下修行的是斗戰丹法,此草對于李某的修行大有作用,以之突破天關中期,如探囊取物!”

    方自行了然,如果加上這味千年毒草的話,此批靈藥的價值自然要翻上數倍。

    “五千塊!”

    就在解釋之際,對面的包廂內又抬了一次價格,讓李客卿的臉色很不好看。

    “五千二百塊,對面的朋友,能否給在下一個面子?這批靈藥到這個價碼已經是極限了。”

    對面的包廂沒有回答,但是再一次將價格提高到了了五千三百塊。

    “你還真要與老夫耗上不成!”

    李客卿怒罵一聲,張口又加了二百塊。

    “五千五百塊,還有更高的價格嗎?”

    “五千六!”

    “五千八!”

    臺上的于晴也不復剛開始時候的淡然,此價格已經遠遠超出之前場上的最高價。

    “五千八百塊第一次!”

    “五千八百塊第二次!”

    “五千八百塊第三次!”

    “成交!”

    最終,對面那人偃旗息鼓,沒有再加價,李客卿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恭喜李道友,這下定能實力大進!”

    “哈哈,也有方道友的一番功勞。此次李某出四千,方道友出一千八,靈藥分成的時候,道友得四某得六。以酬謝道友相助之恩。”

    “如此,還是方某占了大便宜。在下心里過意不去,不如這樣,方某將其中的一成半,換成千年毒心草的一片枝葉,反正此草的枝葉繁多,不礙藥性。李道友意下如何?”

    。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