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無花谷遺跡

    “竟然真的是前輩……您?”

    中年修士仍然有些難以置信。

    他更不明白的是,這位前輩為何會僅憑當年的一面之緣就救下自己。

    他緊繃的身體微微放松了下來,至少從目前來看,這位前輩沒有惡意。啞巴女孩被他抱在懷中,脖子上的淤青分外顯眼。

    方自行屈指一彈,放下兩個邪修,向此人問道

    “這兩個家伙你準備如何處置?”

    邪修被捆縛在鞭索里面,已經失去了意識,嘴角時不時吐出白沫。中年修士惡狠狠地瞪了他們一眼,眼中殺氣方自行看得清清楚楚。不過他終究沒有說出要求,而是恭敬地回道

    “他二人是前輩所擒,任憑前輩處置。”

    “既然如此,那我就幫你處理了。”

    鞭索驟然雷光大作,兩名邪修在毫無意識的情況下就丟了性命。

    中年修士面露感激之色,“多謝方前輩!”

    方自行擺了擺手,順勢一揮,將地上的儲物葫蘆取到手中,從中拿出一塊青色玉簡。

    “仙農培育之法?這就是他們從你手里搶走的東西?”

    方自行眉頭一挑,看向田生。

    他救下此人,一是因為與對方曾有紫生薯這么一段淵源,二也是想從對方身上得到更多的關于仙農之物的信息。

    “沒錯,晚輩正是因為這個東西惹來了殺身之禍。前輩若是需要,盡管拿去。”

    方自行微微一笑,重新取出一塊空白玉簡,將內容復制出來,然后將原來的放回儲物法器中,連帶著放進去百余塊靈石,扔到田生手中。

    “方某不會占你的便宜。救你一命外加這百余塊靈石,算是這塊玉簡的報酬,你沒有意見吧?”

    “沒有沒有。”

    方自行點了點頭,望了那個睜大眼睛盯著他的啞巴女孩一眼,身形一轉,化為水光離去。

    密林中的田生長舒了一口氣,癱坐在地上。趕快從法器中翻找出數粒解毒丹藥服下,手臂上的毒素慢慢被驅散出去。

    啞巴女孩站在一旁,扯起袖子,為他拭去頭上汗水。

    “啊——啊——”

    女孩用手指向方自行遠去的方向,又舉了舉拳頭,似乎想要表達什么。

    她的動作十分簡單,田生自然看得懂。只見他苦笑著搖了搖頭,摸著女孩的頭道

    “人家畢竟與我們不熟,能夠幫上一次已經是情分,我們也沒辦法再去求人家。”

    “啊——啊——”

    女孩用力扯了扯他的衣襟,那里面鼓鼓囊囊地藏著什么。

    田生臉色一變,趕忙向四周瞧了瞧,確定沒有人過來才放下心。

    “這東西是你父母用命換來的機緣,是他們留給你的最后的東西。若是送出去,你恐怕也只能像叔叔我一樣,一輩子在煉氣境底層苦熬。

    “瑩兒,聽話,不要再想著仇恨,快快長大,好好修行。將來一定要叩開天關!”

    “啊——啊——”

    女孩拼命地搖頭,雙手指了指自己的左胸,又擺出兩個小人的模樣。整個人撲進中年修士的懷中。

    “你……想……父母了?”

    田生的鼻尖發澀,眼眶也紅了起來。

    “他們是你的父母,也是叔叔的至親啊。”

    他的懷里,女孩蜷縮著、顫抖著,淚水打濕了衣衫。

    田生強撐著站了起來,“既然這樣,那我們追過去吧,希望前輩還沒有走遠。”

    而此時的方自行,已經飛出了好一段。他邊飛邊研究剛剛得到的玉簡,心頭多多少少有些驚喜。

    因為他在玉簡中,不僅找到了提高紫生薯、金麥這樣普通仙農之物質量和產量的方法,還發現了一條運用五谷精粹,加快修行速度的途徑。

    相比于食用仙農之物,這種方法特殊的煉化方法效率更高,而且跟煉道童子的提煉完全不沖突,相輔相成。

    “如此的話,西海界的土地倒是大有可為。若是種上足夠的金麥、紫玉薯,甚至能夠代替丹藥的作用。”

    方自行下定決心,下一次前往西海的時候,就讓羽部落的人試一試。

    而就在這時,他遠遠地聽到身后有人傳來呼喊。回頭一看,正是拼了老命御器騰空的田生。

    他收起玉簡,降下了遁光,等著對方來到近前。

    “你還有何事?莫非是覺得吃虧了,想要再加一筆靈石?”

    田生放下懷中的女孩,正色道

    “不敢,前輩出手相救已經是大恩大德,這塊玉簡算不上什么。晚輩斗膽叫住前輩,并非貪心不足,而是想奉上一份機緣并向前輩請求一件事。”

    “機緣?就是那二人追殺你想要求得的秘境?”

    田生三人之前的交談,方自行聽到了一些,知曉這背后還隱藏著其他東西。

    不過這修仙界誰還沒有一二秘密,他不方便尋根問底。

    而且,他對于秘境什么的暫時興趣不大。如今他修煉還算順暢,手中秘術和資源也都不缺。秘境這種東西往往都是機遇與危機相伴,他不愿意冒險。

    田生見狀解釋道“并非是什么秘境,而是一個古老宗門——無花谷的遺跡。”

    他從懷中取出一卷破舊的地圖,雙手托舉。后者聽到“無花谷”三個字心中驀然想到了什么,來了興趣。將地圖取到手中,一邊細細查看,一邊聽田生繼續解釋。

    “無花谷是數萬年前的宗門,曾經昌盛一時,而且極擅培植之法。不知多少年前,大戰讓此宗毀于一旦,宗門遺址也淹沒在歷史中。

    “這張地圖就標記著此門派一處藥谷所在,可供探索。晚輩的紫生薯、仙農之法都是在其中找到的。”

    方自行看著這張殘缺的地圖,忽然想到自己堆在儲物法器中的某箱東西,心頭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這張地圖中只標記了藥谷,沒有其他的地方?比如御獸殿、丹堂這樣的地方?”

    田生苦笑著搖了搖頭,“幾萬年前的東西,保存下來下來已經很不容易。地圖完整時或許也標記了其他的地方,但是如今還保留位置信息的,就只有藥谷了。

    “而且那時的宗門駐地都十分散亂,沒有規律可言,晚輩也曾在藥谷周圍細細查找過,并沒有找到其他地方。”

    方自行心中了然,數萬年滄海桑田,修仙者又最擅長開山斷江,這些被掩埋的遺跡找不到也很正常。

    。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