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蝰首妖蛇

    “老書生,你不是說這異種妖蛇是獨居之物嗎,現在的情況是怎么回事?”

    瘦猴指著前面的毒蛇澗,神色十分不滿。

    眾人抬眼看去,前面的路已經走到了盡頭,下面是數十丈深的斷崖。斷崖云霧繚繞,透過云氣的縫隙,能夠看到里面密密麻麻的毒蛇。

    巨大的異獸骨骼散落在崖底,就連生長的野草都被染成了青黑之色。

    “侯文道友,你看清楚了,這些蛇類身上一點妖氣也沒有,在我等眼里與尋常草木有什么區別?在下所說的意思,是方圓數里只有那一條妖蛇,別再沒有其他妖物。”

    老書生不以為意。

    “就算如此,我等想要斬殺那妖蛇也不容易,在場的只有郝道友你和百足道友能夠勉強御空,不懼下面蛇類干擾。我等其他人要是就這么爬下去,光對付這些普通毒蛇,就得費一番功夫。”

    宋侏儒看著蛇澗下面的景象,神色有些為難。

    這些毒蛇雖然威脅不到在場的眾人,但是一旦全都圍攻上來,也得頗費一番手腳。別的不說,光惡心就得惡心一陣。

    “呵呵,在下早就調查過此處,怎么會沒有準備。百足道友,不知那件東西,你可曾記得帶來?”

    “郝道友多番強調,在下自然不會忘記”,百足取出一只碧綠色瓷瓶,對著眾人說道,“這里面裝的是五彩蟾蜍的唾液。”

    “《妖獸志》中記載,五彩蟾蜍是蝰首妖蛇等數種上古異種最喜愛的食物,對純化異種體內毒素具有巨大作用。傳言只要五彩蟾蜍出現在十里之內,蝰首妖蛇定會前去捕獵。妖蛇嗅覺靈敏,我等只需要在上風口打破瓷瓶,唾液的味道順著風向傳到妖蛇的窩里,不愁它不乖乖鉆進陷阱。”

    “如此甚好!”老書生一拍手掌,“只要將那妖蛇引出來,我等以逸待勞,定能輕松拿下。那就由青道友先設好御木法陣,再由百足道友打碎瓷瓶,我等其他人伺機而動,爭取不給妖蛇反擊的機會!”

    “好,就依郝道友所言。”

    面容枯槁的青貝道士雙手掐訣,數十根手腕粗細的巨大藤蔓憑空出現,一下子沒入地面之中不見身影。

    其他人依計而行,各自找了一處地點埋伏好,運轉龜息之術,仿佛一塊塊石頭。

    然而,瓷瓶已經打碎了有兩炷香的時間,那毒蛇澗下仍然一切如常,毫無動靜。

    老書生有些著急,“百足道友,怎么回事,莫非你這五彩蟾蜍的唾液是假的不成?怎么這么半天都沒有反應?”

    “不應該啊”,百足也是一臉疑色,“這瓶五彩蟾蜍的唾液是在下花重金收購來的,在下仔細檢查過數遍,絕不會有假。”

    “莫非,今日妖蛇不在家不成?”瘦猴打趣道。

    百足卻一臉正色,“也并非沒有這個可能,說不定我等正好遇到其外出了。不過,據在下所知,這類妖獸領地性很強,一般不會走得太遠。就算外出了,也該被五彩蟾蜍的氣息吸引過來。所以這種可能性比較小,應該是有什么其他的緣故。”

    老書生思索了片刻,“如此的話,那我等強攻吧,若是那妖蛇當真不在家,下面的普通毒蛇不值一提。若是那妖蛇還在窩里,我們這么多人也未必怕了它。”

    眾人一看,也只能如此。

    “那好,我們這里方道友最擅御火之法,就由方道友先出手,放一把大火,燒干凈下面的毒蛇,逼那妖蛇出來。”

    “好。”方自行點頭答應。

    眾人又變換身形,隱匿在陡崖附近。

    方自行站在崖邊,看著下面的毒蛇,心中波瀾不驚。他雙手結了一個“炎”字印,口中默念法訣。

    少頃,十丈之內的天地靈氣都輕輕顫動,方自行面前的空氣一陣扭曲,憑空生出三條相貌猙獰的赤紅火蛇。那火蛇散發著炎炎高溫,即使眾人離得那么遠,也能感到一陣陣熱浪。

    “方道友的御火之法還真是非同凡響,一個火蛇術竟然威力直接翻了三倍!”

    滕刀面露驚色,他雖然專修刀術,但也知道術法修煉的不易。一旁的青貝道士也面露凝色,似乎在與自己的術法作對比。

    “當然,煉丹師哪有不擅長御火的道理,我還看過一次方道友煉丹,那火焰在手里跟玩具似的。”

    瘦猴一臉得色,仿佛施展術法的是他一樣。

    其實,方自行的御火術法雖然嫻熟,但也沒有幾人想的那么夸張。一個術法準備的時間長不長,對威力還是有很大影響的。此時方自行有足夠的時間調動通靈之氣和天地靈氣,再加上他的控制力練得不錯,這才顯露出如此景象。

    三條火蛇并沒有在空中逗留,隨著方自行一聲“去”,身體如同利劍一般射入下方毒蛇澗中。

    澗中毒蛇感應到上方襲來的巨大熱量,驚恐萬分,四處逃竄躲避,一層又一層的毒蛇你擠我我擠你,場面亂成了一團。

    “轟”“轟”“轟”

    三條火蛇筆直地落入蛇群之中,四射開來形成漫天火焰,一條條毒蛇在紅色的火焰中凄慘嘶鳴,不過卻絲毫無法緩解被燒成焦炭的痛楚。

    不過一會兒,崖上的眾人已經能聞到一股濃烈的、混雜著腥臭的烤肉味。

    “嘶——吼——”

    還未等眾人高興,山崖之下傳來一聲刺耳的吼叫。

    方自行臉色一變,瞬間抽身而退。

    這時候,一條數丈長的巨大妖蛇從崖底一竄而出,漫天的火焰不能阻擋分毫。

    這條妖蛇頭呈三角,腦后伸出數條尺許長的骨刺,一雙獠牙刺出嘴外,在陽光下反射著懾人寒光。渾身披覆幽藍色鱗甲,尾巴處還有三道白色環形花紋。

    是蝰首妖蛇!

    不必老書生提醒,眾人也知道這是今天的正主。

    看著妖蛇圓滾滾的腰肢,眾人才明白過來,原來這條妖蛇剛剛吃飽,所以才對外面的誘惑毫無興趣。

    不過,聽說吃飽了蛇類行動不便,最好對付,不知道對這妖蛇算不算數。

    “諸位小心,這條妖蛇體內的妖氣有異,似乎不是普通一階妖獸那么簡單,已經接近二階妖獸的門檻了。”

    小和尚眼中靈光氤氳,開頭提醒道。

    “箭在弦上,管不了許多了。大家攻擊!”老書生一聲令下,眾人紛紛拿出了看家本領。

    而在他發布命令之前,早已做好準備的青貝道士一聲厲喝,“千藤萬蘿!”

    只見崖邊的泥土之中瞬間沖出無數道手腕粗細的青碧色藤蔓,這些藤蔓像是有了智慧一般,相互交叉糾結,組成一張碩大巨網,向那妖蛇兜頭罩去。

    妖蛇見巨網來勢洶洶,便要向一邊逃竄,但是由于腹部飽脹,動作卻不夠利索,被大網正正好好地套在了里面。

    眾人見狀大喜,“好!”

    滕刀雙手握住刀柄,運足通靈之氣,向前猛踏三步,凌空斬出一條丈許長的乳白色刀氣。

    老書生祭出一塊黑色硯臺,那黑色硯臺迎風就漲,變得有門板那么大,朝妖蛇的頭顱砸去。

    宋氏夫婦合力御使著鴛鴦刃,直刺妖蛇眼睛。

    方自行祭出一件藍光閃閃的法器長劍,緊隨鴛鴦刃之后。

    瘦猴口中念咒,數根尖銳地刺拔地而起,正中妖蛇腹部。

    杜子仲左手掐了一個法印,右手平推出去,用通靈之氣幻化出一個金色巨掌。

    百足則操控著毒蟲,從那妖蛇的血盆大口內鉆了進去。

    。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