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帶回衙門

    謝瑾瀾給予了肯定的答案“不錯!經本官查證,那李小丫就是殺害李寶兒的真兇!”

    陳主簿難以置信的瞪大了雙眼“這這這”

    謝瑾瀾輕瞥了陳主簿一眼,道“本官知道真相太過出人意料,但事實就是如此!”

    陳主簿壓下滿心的復雜,朝謝瑾瀾拱手一禮“是,下官領命!”

    只是陳主簿才剛一轉身,謝瑾瀾又開口喚住了他“等等!”

    陳主簿腳步一頓,回身看向謝瑾瀾“大人還有何吩咐?”

    謝瑾瀾眼中劃過一絲猶豫,隨即道“你親自帶人前去。另,不可透露捉拿李小丫的真正原由。只說李寶兒一案有幾處疑點,需請她來縣衙協助調查。”

    陳主簿面上露出幾分驚詫,卻又很快收斂“是,下官領命!”

    直至陳主簿走遠,謝瑾瀾才看向一旁的阮葉蓁。

    見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謝瑾瀾也只是無聲的嘆了一口氣,隨即朝自己的主臥走去。

    阮葉蓁趕緊跟上,抬眼看向謝瑾瀾,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片刻后,她終于下定了決心“謝瑾瀾,按照大鄴律法,李小丫會被如何判刑?”

    謝瑾瀾卻是輕輕搖了搖頭,實話實說“我對大鄴律法并不熟悉。但都說殺人償命,想來這故意殺人,應當是要一命抵一命的。”

    阮葉蓁失望的垂下了腦袋“這樣啊。”

    謝瑾瀾不再理會。行至假山處,吩咐正在打掃的小廝準備好熱水抬至耳房后,他就繼續往臥房走去

    李家村,村民們看著一書生打扮的年輕男子,帶著幾個身著官服的捕快行色匆匆的模樣,不由得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好奇的跟了上去。

    見跟隨而來的村民越來越多,陳主簿眉心微擰,卻也拿他們無可奈何。

    來到李鐵柱家門前,陳主簿定了定神,而后抬手輕輕敲了敲大門。

    大門緩緩被人拉開,看到門外站著的捕快,陳氏身子一抖,頓時面露驚懼之色“官爺們有事嗎?”

    待陳主簿說明來意之后,陳氏側身往后院的方向指了指“大家都在廚房吃午飯呢。”

    陳主簿朝陳氏微一頷首,隨即帶著捕快往后院走去。

    看熱鬧的村民們在相互推搡中,也跟著走了進來。

    見這么多人突然闖進了家里,張氏放下手中的碗筷,頓時放下了臉色“干啥子呢吵吵鬧鬧的?還讓不讓人吃飯了?”

    陳主簿再一次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張氏瞬間就怒視著李小丫,抬手戳著她的腦袋,嘴里罵罵咧咧

    “好你個死丫頭!賠錢貨!你都知道些什么?你之前是不是故意不說,想要包庇兇手?個白眼狼!賤丫頭!你是不是看我平日里疼愛寶兒,所以就想讓寶兒死不瞑目”

    光說還不過癮,張氏隨手拿過廚房里燒火的木棍,直接朝李小丫身上打去。

    圍觀的村民們頓時低呼了一聲。

    所幸其中一個捕快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木棍的另一頭。

    陳主簿分外嚴肅的看著張氏

    “李大娘,我們只是請李小丫到縣衙協助調查。你若是再如此胡言亂語,本主簿怕是要治你一個誹謗他人之罪,請你去牢里呆上幾日了!”

    張氏瞬間松開了手上的木棍,直接坐在了地上,不停的蹬著雙腿,一下又一下的捶打著胸口,嘴里不停的嚷嚷著

    “鄉親們快來看看啊,我就教訓一下自家孫女,這些官差老爺就要抓我去坐牢了!這還有沒有王法了”

    一捕快靠近陳主簿,低聲道“陳主簿,這婦人難纏的很,咱們還是別與她多費口舌,快些帶李小丫回衙門復命吧。”

    瞧見四周村民竊竊私語的模樣,再看張氏一副打定主意要撒潑耍賴到底的架勢,又看了眼張氏身后站著的那兩對神情各異的年輕夫婦。

    陳主簿微微頷首,同意了那捕快的意見。

    待陳主簿等人帶著李小丫離去之后,村民們也結伴著走出了李鐵柱家的大門。

    一路上,他們七嘴八舌的議論了起來

    “小丫這孩子整日里都在干活,能知道啥事啊?”

    “這話可不是這么說的,說不準小丫還真看見了什么呢?”

    “她要是真看見啥,咋不說?難不成真的像鐵柱他娘說的那樣,是故意的?”

    “小丫那孩子是大家伙兒看著長大的,她是那樣的人嗎?”

    “那倒不是。”

    “依我看啊,小丫那孩子八成是不敢說。”

    “這有啥不敢說的?”

    “你傻呀,也不看看那一家子都是啥人,換你是小丫,你敢說嗎?”

    早在陳主簿等人以及村民們出了大門之后,張氏就讓陳氏把門一關,跟個沒事人似的接著吃起了飯。

    嘴里塞著飯菜,張氏不滿的抱怨“都怪小丫那該死的賠錢貨,耽擱這么些功夫,飯菜都涼了。”

    林氏立馬點頭附和“就是就是,那死丫頭就會給家里惹麻煩。”

    李鐵根早已習慣二人這般,自顧自的往嘴里扒飯,半點沒有被影響。

    陳氏垂著腦袋,小口小口的往嘴里夾飯,好似有些心不在焉。

    唯有李鐵柱,神色頗為惱怒的看著林氏

    “弟妹,再怎么說小丫都是你的親侄女。她還這么小,現在一個人被帶到衙門問話,也不知道會不會害怕。你還在這兒說這些風涼話!”

    隨即,他又看向張氏“娘,還有你!平日里那樣打罵小丫,我念著你是我的親娘,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可是到現在,你還在責怪小丫!”

    話落,他把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拍,丟下一句“我吃飽了!”

    不待眾人有何反應,起身離開了廚房。

    平日里一向老實人模樣的男人一旦發起火來,還是有一定的影響的。

    眾人手上動作齊齊頓住,除了一直低著腦袋的陳氏,其余三人面面相覷。

    回過神的張氏覺得自己被自家兒子下了面子,臉色頓時有些難堪了起來

    “這小子反了天了,竟然敢這么跟我說話!眼里還有沒有我這個當娘的!”

    林氏也被張鐵柱說的心里很不是滋味,陰陽怪氣的說了句

    “大哥也真是的,寶兒死的時候也沒見他多難過。小丫這會兒只是被帶去了衙門,他就發這么大的火。這女兒跟侄子,總歸是隔了一層。”

    。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