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遇洪七

    “啊,救命啊!!!”

    小楊過在從懸崖上方墜落,即將快要落地的那一刻,被莫塵給接了個正著。

    “謝謝謝。”

    “不客氣。”莫塵面無表情的看著小楊過。

    小楊過這時候也是一愣。

    誒,不對呀。

    不是你把我給推下去的嗎?

    “你不害怕嗎?”

    小楊過瞥了莫塵一眼。

    廢話,能不害怕嗎,要不你來試試!

    “那你為什么沒有再次開啟傳送能力呢?”

    “啊?”

    小楊過聞言,這才明白了莫塵究竟想要干些什么。

    難怪這幾天都在把自己往死里整啊,他最開始的時候還以為莫塵跟他義父一樣,練功走火入魔了呢。

    “云哥,我建議你還是不要做這種實驗了,萬一我真的死了可怎么辦啊。”

    “放心,我會在你死之前,把你救下來的,我有這個自信。”莫塵很是認真的道。

    楊過“”

    “我覺得沒這個必要。”

    “為什么?”莫塵問。

    “你想想看啊云哥,我已經知道了自己絕對不會遇到危險了,那這樣的話,即使我再從懸崖上掉下來,我也是不會害怕的啊,不會害怕,怎么激發潛能?”

    莫塵一聽,撓了下頭。

    “你說的好像很有道理啊。”

    “是吧。”

    “那我偶爾一兩次不救試試看。”

    楊過“”

    三日后。

    “聽說了嗎,郭靖郭大俠好像被人給殺死了!”

    “這是什么胡話?你從哪兒聽說過來的?”

    鎮子上的百姓都鬧哄哄的。

    “什么,你不知道嗎?這事兒也是那些異域來客干的啊,他們在江湖上到處胡作非為不說,還愛挑戰各種各樣的江湖人士,這郭靖郭大俠,據說就被這群人給割掉了腦袋,身體榨成肉醬拿來燉湯喝了!”

    周遭人都聽得直皺眉頭,一陣惡心。

    “消息來源可靠嗎?”

    “當然可靠了,聽說這可是郭夫人自己放出來的消息。”

    “郭夫人?”

    “是啊,前些日子,郭夫人回到襄陽,就在外對人宣稱了這事兒,還說要為郭大俠報仇呢。”

    “這郭大俠都比不了的人物,郭夫人真能報得了仇?”

    “這不廢話嘛,郭夫人的父親是誰?當今堂堂五絕之一的東邪,黃藥師,再者,郭夫人之前可當過丐幫幫主,這丐幫的洪老幫主,不也是她的恩師嗎?五絕中的兩絕,還不能提這郭大俠報仇?”

    誰知他話剛一說完,一老乞丐騰的一下就沖過來了。

    “你剛才說什么?”

    “啊?”男子一臉驚愕的看著眼前這乞丐。

    “我問你,你剛說,誰死了?”

    “郭靖,郭大俠啊。”

    “砰!”一章劈下,面前的桌椅直接變成了碎片渣子。

    “此話當真?”

    “千千真萬確,我也是聽從襄陽逃來的朋友說的。”

    這襄陽,如今魚龍混雜,到處都是輪回者,許多叫苦不迭的百姓都已然是逃出了鎮內,去往別的地方以求安生了。

    說來也是好笑,這蒙古人還在策劃著攻打大宋的計劃呢,這襄陽城,倒是先被輪回者們給攪了個亂七八糟,莫塵聽到這話甚至都在想,要是蒙古大軍提前來襲,和那些輪回者遭遇上了會發生什么?

    該不會原著上之后讓郭靖頭疼了數十年時間的蒙古大軍,就此就會被輪回者們給一舉殲滅了吧?

    莫塵覺得似乎很有這個可能。

    “云哥,那些人說的都是真的嗎,我郭伯伯他”

    小楊過也聽到了這些人的話,難掩臉上悲傷神色,看向了莫塵焦急問道。

    “的確是真的”莫塵放下手中的茶杯。

    他現在也不知道該不該把歐陽鋒同樣身死之事告訴楊過,這似乎會對這小家伙帶來雙重的打擊。

    “郭伯伯,郭伯伯”小楊過聽到這話后喃喃自語,同時止不住再一次的流下了淚水。

    想他從小到大,娘親死后,對他好的人屈指可數。

    這最先一人,便是收了他做義子的歐陽鋒,其次就是那郭靖。

    之后的孫婆婆算一個,再到莫塵等人。

    可是要讓他知道,曾經對他好過的人幾乎都已死絕,現如今就只剩下了莫塵一人的話,不知他那悲痛欲絕的心情會不會又再添幾分。

    “小子,你剛才稱呼靖兒為什么?”

    誰知,這時功力深厚的洪七也隔著老遠聽到了楊過所說之話,瞬間沖刺了過來,一把抓住了小楊過的肩膀。

    “我我,郭靖是我伯伯,我當然稱呼他為郭伯伯了。”小楊過有些膽怯的看了眼兇神惡煞的洪七公,隨即用求助的目光看向了莫塵“云哥,救我。”

    “想必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丐幫幫主,洪七公了吧。”沒有理會小楊過發出的求救信號,莫塵直接笑著問道。

    對于原著中洪七公這樣秉性的人,他還算是挺欣賞的。

    “你又是誰?”洪七公這時也看向了莫塵。

    不過,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他只感覺到自己面前這個小年輕,氣息沉穩,渾身上下都透露著一股迷一樣的威壓之氣,讓他著實在心中暗自心驚。

    看年紀如此年輕的一個家伙,居然能擁有著這般深厚的功力,這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

    “不知洪老前輩可曾知曉,前些日子流傳于江湖的那件‘神虎降世’之事?”

    “神虎降世?”

    洪七公皺了下眉頭。

    那日,在街角啃著烤鴨的他,正好就曾看見數里之外從天而降的雷老虎,這事兒,最近一段日子更是在民間被廣為流傳了起來。

    有百姓說,是那些異域來客干了大奸大惡之事,引起了神明發怒。

    也有人說,那些異域來客,就是天上的神仙派來,來懲罰他們的。

    眾說紛紜,但他老叫花子知道,這些說法,都純粹是扯淡。

    “你突然提起這事兒,意欲為何?”

    將楊過是郭靖侄子一事拋在了腦后,洪七公略有些警惕的看向了莫塵道。

    “如果,我要是我告訴洪老前輩,那雷虎,就是我所召喚出來的,不知你會相信與否呢?”莫塵接著又道。

    這老叫花子一聽,神情也緊跟著一變再變。

    。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