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2章 殺了兩百萬

    山主弟子在宗門之內都是不可互相斬殺,更何談在外?

    而且,如今傳承人之戰即將到來。

    詩婳已然道出巴屠是來此參加這一戰,玄長老身為宗門長老如今萬眾矚目下,也無法出手,因此只能冷然一笑“既是如此,那諸位便不能對其出手,不然便是與我萬陣山為敵。”

    話語落下,三族七宗的修煉者也頓時將力量散去。

    他們眼瞳內帶著幾分玩味的意味。

    就算是讓巴屠現在活著,那……又還能活多久?

    當那傳承之戰后,巴屠定然會死。

    “走!”

    詩婳看向巴屠道。

    聞言,巴屠看了三族七宗的修煉者,眼中充斥著冷冽,但思索了片刻,終究是沒有出手,對于這里的局勢,他并不了解,終究無法掌控。

    因此,只能跟著詩婳向著那萬陣山的山峰而去。

    望著這兩道背影,玄長老冷笑一聲,在他眼中,無論是巴屠還是詩婳,他們的死亡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玄長老……”此時,三族七宗的修煉者看向玄月堂。

    “你們做的很好!”玄長老望著這幾萬尸身,有著深深的笑意,“傳承人之戰后,我會讓萬陣山的弟子,格外優待你們,讓你們參悟更多精妙的陣法。”

    話語落下,玄長老身影一動。

    他也要閉關了!

    對于那傳承人之戰,他格外重視。

    至于三族七宗的修煉者,喜悅不已。

    他們聽到玄長老這般稱贊,殺心更重,想要早日誅殺百萬天亙界域的修煉者,而其他的宗門,此時也是眼眸內流露出一道冷冽之色。

    能夠進入萬陣山內參悟更多精妙陣法,這是何等的機緣?

    誰人不想得到?

    因此這般之下,他們更也要努力誅殺天亙界域修煉者,來準備那一份玄土繼承下一代山主的賀禮。

    “不用幾日,這消息將會傳遍整個萬陣之地,皆時……怕是再無天亙界域的修煉者存活。”很多修煉者神色一凝。

    玄月堂,這是故意在釋放一種信號。

    唯有斬殺天亙界域的修煉者,方才是能夠交好他以及整個萬陣山。

    玄月堂雖未出手,但這一句話,足以滅殺天亙界域何止千萬修煉者?

    這也讓不少修煉者唏噓。

    “如今玄長老著急回去,怕也是與那一個大陣有關。”

    “沒錯,歷代傳承人之戰前,萬陣山都是會凝聚出一所大陣,這所大陣,乃是給年輕陣法師所破,誰人能夠破開這一所大陣,便是真正年輕陣法師中的佼佼者。”

    曾經,也是如此。

    只是,那時候是萬陣山其他的長老凝陣。

    這一次,乃是玄月堂親自凝聚陣法。

    誰人都知曉,玄月堂乃是真正的陣法大師,對于陣法的感悟頗深,他親自凝聚的陣法,怕是沒有幾人能夠破開。

    “只要能夠破開三分之一,便了不得了!”不少年輕的陣法師眼神之中已然有著隱隱期待之色。

    “當初也是如此,對于萬陣山長老凝聚的陣法,限時三個時辰之內,很多人都是毫無頭緒,有天才破開了三分之一,便已然是第一,如今玄長老親自凝聚陣法,怕是能夠破開四分之一便足以傲然同輩陣法師了。”

    很多人看向那萬陣山山峰的眸子內充滿了敬畏。

    轟!

    而此時,三族七宗的修煉者,也繼續開始殺伐起來。

    至于詩婳,來到那山峰之中,心中帶著幾分黯然苦澀。

    老山主費了不少心機,將她送了出去。

    如今,她錯失了機會,而玄月堂更是在這山門內設下禁制,更派出強者駐守在她所在的山峰之外,她已然無法離開了。

    至于巴屠,神色則是淡然。

    他在這山峰之上,感悟著陣法,從中吸收著力量,竟是在不斷修煉。

    對于詩婳在這山門內的地位,巴屠明明知曉,還是如此,這般心性當真是讓詩婳都是驚嘆。

    而如此之下,也足足過了三日。

    三日時間,那一則消息傳遍四方。

    整個萬陣之地內不少宗門都是殘暴起來,誅殺天亙界域內的修煉者宛如斬草芥一般。

    尤其是三族七宗,他們最為狠厲。

    如今,已是斬了十萬修煉者。

    而到了此刻,不少天亙界域內的修煉者方才緩緩而來,匯聚到了此地,如此之下,也使得三族七宗的修煉者更是興奮起來。

    轟!

    此時,三族七宗將此地最后一位來自天亙界域內的修煉者誅殺,他們微微一笑,隨后道“天亙界域的修煉者,實在是太沒有挑戰性了,隨手即可斬殺。”

    “哈哈哈,本還覺得天亙界域的修煉者能稍稍抵抗一下,如今看來還是我等高估了他們。”

    這道道聲音落下,也是讓不少修煉者大笑起來。

    “天亙界域內,不僅是毫無強者,陣法師也是少之又少。等到玄長老將那陣法凝聚而出,三大地域都要參與破陣,如今看來天玄大陸、星空古域內不少天才怕都是能夠有所展現,唯有天亙界域……嘖嘖,怕是連陣法都看不懂吧。”

    “而且,除卻破解陣法,還有一個特殊的環節。那便是年輕一輩的陣法師也可以凝聚陣法,讓萬陣山乃至天下陣法師破,一些天賦強大的年輕陣法師凝聚的陣法玄妙不已,就算是萬陣山的長老也需要用半個時辰方才能破,若是換做天亙界域……哈哈,他們凝聚的陣法怕是瞬間就會被破開吧?”

    這里,一片歡愉,修煉者皆是議論著此事。

    砰!

    而同一時間,遠處,一道身影,冷冽如冰,他便是林焱,力量爆發而出,直接將一方針對天亙界域的勢力斬滅,而后將他們的尸體放入到了無極玄玉之內。

    “二百一十六萬三千五百四十二!”

    林焱默念一聲,他……已經誅殺了兩百多萬針對天亙界域的修煉者了。

    三族七宗等勢力不是要誅殺天亙界域的修煉者嗎?

    林焱,也要殺過去。

    而且,林焱殺的更多。

    隨后,林焱的目光便是看向那萬陣山,距離那里……已然不算太遠了。

    “接下來,便該是三族七宗了!”眼瞳之內,帶著冷凝殺意,林焱旋即身影一動,便是向著那前方而去。

    。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