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6章 兩大絕頂,四大妖孽

    逃命。

    鵬嵐此時此刻,只有一個想法,就是逃命。

    鵬嵐、殷蒼炎、許永嘉,三人若是生死搏殺,孰勝孰敗、誰生誰死,很大程度上要取決于戰法的克制、臨場的發揮、甚至是冥冥中的一絲運氣。

    但是三人之中,任意兩人聯手,都可以輕松碾壓第三人。

    楚天策雖然境界低了一籌,戰力卻是絲毫不論下風。

    兩人聯手,鵬嵐根本沒有絲毫勝算。

    甚至絲毫沒有嘗試取勝的打算,在許永嘉“離開”的瞬間,他已經決定逃命了。

    當然,鵬嵐并不知道許永嘉并非離開了萬圣雷池秘境。

    而是徹底離開了這個世界,永遠留在了這萬圣雷池秘境之中。

    蒼炎鬼霧深處,殷蒼炎刻意遮掩了鵬嵐的六感。

    若是其知曉許永嘉已然生死魂滅、甚至沒有機會催動傳送玉符,他根本不可能有絲毫僥幸。

    第一時間,必然會直接捏碎玉符、逃離秘境。

    機緣再難得,財富再珍貴,身死魂滅、萬事皆休。

    “暗影流風!”

    楚天策清嘯一聲,身形徹底化作一片虛無、融入清風陰影之中。

    層層劍影、不斷轟殺,楚天策卻好似渾然不覺,虛空橫掠、倏然出現在鵬嵐背后。

    嗤的一聲脆響!

    劍氣直貫,暗影絕殺瞬間催動到極致,直刺鵬嵐脖頸。

    “這是什么手段?這樣的速度和劍法,除非是靈電天宗的妖孽,根本無從逃遁。”

    殷蒼炎雙瞳驟縮,只感覺脖頸一涼、似乎這一劍追魂奪命、直刺其本源。

    血脈神通,暗影流風。

    巔峰圓滿,暗影絕殺。

    兩相配合,才當得起殺戮無盡、暗影王者之稱。

    只是一霎間,殷蒼炎便即明白,若是易地而處、他根本沒有絲毫把握、全身而退。

    “楚天策,希望你能一直活著,下次相逢、我必親自將你斬殺!”

    鵬嵐眼底掠過一抹猙獰之極的怨毒,本源熊熊燃燒,身形陡然倒轉、長劍如同大弓、陡然彈出。

    兩股氣勁瘋狂激蕩,劍氣直貫楚天策胸腹、鵬嵐的逃遁速度卻是再一次暴漲。

    幾乎是同時,眼底的獰厲尚未消散、清脆的撕裂聲驟然響起,濃郁的血腥味、瞬間充盈虛空。

    一只蒼白的手掌、連同其中緊握的空間玉符,輕輕跌落。

    下一瞬,劍氣直貫而下,鵬嵐眼神徹底呆滯。

    一點血痕、自眉心緩緩流淌,再無絲毫生機。

    “竟然將狂風和空間兩門劍魂,同時修煉到第四境極限,而且隱隱有融合之勢。”

    楚天策虛空懸立,緩緩吐出一口濁氣,氣息重新歸于沉靜。

    “厲綾師妹對公子極為推崇,今日一見,才發現見面遠勝聞名,公子手段高絕、厲綾師妹戰力太低、根本無緣見識。”殷蒼炎深深望了楚天策一眼,良久方才緩緩嘆息一聲,眼中盡是無奈。

    方才那一瞬,楚天策劍氣之間、已然隱隱催動了一絲第五境的死亡劍意。

    殷蒼炎作為鬼族妖孽,對于死亡劍道極其敏銳,哪怕只是一瞬。

    “殷師兄謬贊了,若非師兄壓制鵬嵐,我根本不可能如此輕易獲勝。”

    楚天策微微一笑。

    這倒不完全是客套。

    鵬嵐和許永嘉雖然戰斗力并無本質的差距,但斬殺二人、難度卻是相差極大。

    首先,許永嘉根本看不起楚天策,對楚天策全無了解。

    偏偏戰斗風格、完全被楚天策克制。

    硬碰硬,本是霸武天宗縱橫無敵、雄霸烈蒼星域的殺招,卻不想完全遜色于楚天策。

    一擊之間,筋骨俱碎、本源近乎潰敗。

    暗影絕殺、更是徹底超出了許永嘉想象的極限,根本來不及反應,便即身死魂滅。

    相比之下,鵬嵐雖然不知道許永嘉已經死在楚天策劍下,卻是明白、楚天策的戰力猶勝許永嘉。

    更重要的是,狂風劍魂與空間劍魂,都精擅速度,再加之其血脈深處、一絲天鵬精粹,全力逃遁,速度遠勝許永嘉。若非殷蒼炎壓制,楚天策想要瞬間將之斬殺、阻止其捏碎玉符,唯有瞬間催動靈魂威壓、攻其無備、強行碾殺,才有可能將其永遠留在這萬圣雷池秘境。

    “這可不是謬贊,第五境的死亡劍魂,我鬼族妖孽,只有鬼牧。”

    殷蒼炎微笑著搖搖頭。

    提到鬼牧的名字,明顯充盈著一絲嘆服與忌憚、甚至是恐懼。

    “鬼牧?”

    楚天策雙眉微蹙,突然想到先前秘境之外、那個深沉詭異的鬼族妖孽。

    很顯然,這個鬼牧、對自己有著明顯的覬覦之情。

    更關鍵的是,鬼牧的實力,非常強橫。

    那一瞬間的爭鋒,楚天策已經催動了天階靈魂的威壓、卻好似泥牛入海、渾無絲毫波瀾。

    “鬼牧在鬼族年青一代中、有資格角逐最強妖孽,天階靈魂、死亡真武魂魄第五境,只是他表面上展現出的戰斗力。真正的極限戰力,以我的實力和身份、根本沒有資格知曉,只是傳聞之中,鬼牧面對初入不死境的大能,保全性命、輕而易舉。”

    殷蒼炎目光遙遙望著虛空深處,神色漸漸交織起忌憚與欣羨。

    “鬼族妖孽……”

    楚天策聞言,心中卻是突兀想起鬼舞秋。

    一路行來,楚天策見識的絕世妖孽并不在少數。

    但除去自己和神秘莫測、奇詭難言的魔猿,再無人可以與鬼舞秋相媲美。

    縱然是許永嘉和鵬嵐,楚天策都隱隱感覺、大概率擋不住鬼舞秋手中劍鋒。

    雖然元龍星分別、鬼舞秋尚只是歸藏境初期,楚天策卻依舊對其有種莫名的信任……

    “在這一次進入萬圣雷池的妖孽中,鬼牧穩居四大妖孽之一,楚公子若是相遇,千萬小心。”

    “四大妖孽?”

    楚天策一愣,眼底霎時間升騰起一抹好奇之色。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相比于殷蒼炎這種頂級宗門的妖孽弟子,楚天策的信息實在是太過不足。

    “往昔萬圣雷池秘境開啟,最強者,大概就是小劍仙榜前十左右,不自量的說一句,以我、或者鵬嵐的手段,已經稱得上秘境搏殺的佼佼者。然而這三千六百年一遇的雷池圣光,進入秘境的妖孽、遠勝尋常,鬼牧只是四大妖孽,其上更有兩尊絕頂強者。”

    。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