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美好的方程式

    崖拿出了的東西是之前給我們展示過的白色膠囊,那個超智人先是一愣,身上一下子像是觸電一般僵了一下,隨即眼神突然變得狂熱起來,有些蠻橫地一把從崖手中將白色膠囊搶了過來,拿在手里翻來覆去地仔細端詳起來。崖靜靜的站在旁邊沒有說話,只是嘴角不自覺的浮起一抹略微有些傲氣的淺笑。那個超智人一面不停地看著膠囊,而且時不時還會用眼角的余光打量起站在自己面前比自己矮的多的人類,那目光中,除了敬意之外竟是沒有任何一絲其它的情感。

    沒過多久,之前還對我們愛答不理的那個超智人,此刻的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只見他畢恭畢敬將那個膠囊給還了回來,然后略略彎了彎身子對我們說:“說實話,這個東西我可能買不起。”聽到這話,崖嘴角笑意更濃,而我們三人下巴都要掉下來了,那個超智人雖然把白色膠囊還了回來,但是目光卻是并沒有移開,它猶豫了一下,有些試探性地接著說:“你們四人是一起的嗎?要不這樣吧,我給你們開四份一年的飼料合約,如何?”當這位超智人說出這話的時候,我們的心情都沒有什么太大的波動,但我能感覺到周圍多了數道炙熱的目光,他們眼中的貪婪之色盡顯。

    原本就安靜的店里,現在更是連動筷子的聲音都沒有,好像所有人都恨不得聽到我們談話的內容。崖看到面前超智人這幅模樣,一下子有些手足無措,連忙擺擺手:“我們只在這里待一天,飼料合約就不必了吧。”雖然到現在也沒人給我們說飼料合約是啥,但是我們已經能隱約猜到了。那位超智人隱隱露出一絲失望的神色,但是我卻一點也看不到其他的情緒了。崖憋了一口氣,然后用一種從喉嚨管里發出的聲音,上前一步說:“這樣吧,你給我一份飼料合約,一年的就夠了。然后我們四個人在這吃頓飯,走的時候拿點打包好的壽司和一些新鮮的牛肉就好了。”聽到崖的安排我心里是不住的點頭,暗暗地吞了吞口水,已經一只腳準備開始去挑選吃的了,誰知那個超智人竟然很果斷地搖搖頭,“不行,你這個膠囊所能提供的續航能力豈是這一頓飯能夠買來的。”我剛邁出去的步子一下子愣在了原地,這一次我是眼珠子都要掉出來,我心里暗道,我天,有錢不賺這些超智人是傻嗎。我不舍地收回了步子,無意間瞥了一眼旁邊的莫索,不過,他的眼神中倒沒有過多的驚訝,我突然想起有一次在草地上,那天的天空似乎還點綴著些許星辰.......

    “你知道嗎?在最開始設計超智人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欺騙,撒謊這一類的編碼。因為一旦超智人學會撒謊,那我們人類可根本不能控制他們啊。”莫索微瞇著雙眼,他的墨黑的頭發隨著風不斷舞動。“不知道這是不是一種嘲諷,人類將自己的一切美德贈與了超智人,卻將那些險惡的,卑鄙的品性留給了自己。超智人在思考很多問題的時候都只有方程和代碼,等式和不等式。簡單,明晰,那些占小便宜,貪婪你在超智人身上是找不到。”說完,莫索自嘲一笑,緩緩閉上了眼睛。我在旁邊靜靜地聆聽著,眼睛直勾勾地,呆呆地注視著劃過天際的流星。

    思緒漸漸被拉回,我搖了搖腦袋,讓自己稍微清醒些。那如果是這樣的話,相當于這個交易方程對于超智人來說不成立,那么或許可以...心中這般想著,我搶先一步制止了還想繼續說下去的崖。“我們還是要四份一年飼料合約吧,等會兒再讓我們取點壽司和鮮肉,你看如何。”超智人一聽我這么說,緊鎖的眉頭一下子舒展了,連忙笑著招呼我們入座。崖先是一愣,然后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對于煉金宗師來說,理解這個,并不是太難,隨即,他便投給了我一個贊許的眼神,然后和那個超智人先去進行交易。莉疑惑地望著我,臉上明目張膽地寫著好奇兩個字,我轉過頭,看著她那副可愛的俏臉,莞爾一笑,輕點了一下她的額頭,對她解釋道:“對于超智人來說這種交易都是以方程的形式被編入它們的腦子里,我們只要讓方程成立,那么這個交易就能成立。這飼料合約,雖然用處不大,但是白拿也無所謂嘛。”莉聽完,微微沉吟了一下,隨后便釋然地點了點頭。

    沒一會兒,崖就帶著一大包壽司和一大包鮮肉回來了,然后眉毛一挑,咧嘴一笑,對著我們歡快地說道:“你們快去選吃啥吧,什么都有哦。”我們三人聞言,是再也忍不住了,飛一樣的沖去取食區。我吃了三個鰻魚壽司,一大碗烏冬面,還吃了我原來去日本玩的時候都沒有吃的河豚肉。雖然吃完之后有些失望,因為我覺得味道和普通的魚沒啥區別。莫索和崖的吃相我就不點評了,用狼吞虎咽來形容都有些便宜他們了,至于食量,至少是我的兩倍。莉則是吃了幾片三文魚和一點蔬菜壽司,最后還拿了一點水果。“你減肥啊?”我看莉那瘦的來肉眼可見的鎖骨,還只吃這么點,便不自覺的問道。

    莉的眼眸含著笑意注視著我,略顯無奈地說:“我現在一頓只吃得了這么點,可能胃已經習慣了,你多吃點,別管我。”我輕輕地點點頭,便一頭扎進了裝有烏冬面的碗里,好久沒喝過這么鮮美的湯。吃著吃著,不知道什么時候崖悄悄摸到了剛才他說很友好的那個人的旁邊,而且原本淡漠的人竟然很熱心的跟他攀談起來。我看了一眼旁邊正不慌不忙的把一塊切好的生魚片塞進自己嘴巴里的莫索,向他遞去了一個疑惑的眼神,他一邊嚼,一邊擦了擦手,從口袋里露出了一張白色的紙,上面寫著飼料合約四個大字,我再看向和崖攀談正歡的那個人,心中微微一凜,也就不覺得奇怪了。

    這時,人群或者說超智人群突然躁動起來,它們都涌向了一個很大的平臺,那位店主也是友好地欠了欠身子,略微歉意地說了句:“失陪一下。”然后趕忙也朝那邊走去,我和莫索對視一眼,目光交織中皆看出了對方眼中的凝重,剛準備起身,兩道身影如同流星一般向那個方向掠去,“藍魘之眼。”我驚呼道,接著就聽到耳邊崖那咬牙切齒的聲音:“混沌之口!”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