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冰碧蟾(下)

    四周除了白色還是白色,令人窒息的白色,我們幾人之間的呼吸都感覺不是那么明顯,但是隱約的聲音仍舊被我們捕捉到,“呱——呱——呱——”,突然傳來的叫聲讓我們全都屏住了呼吸,我的手一下子握成拳狀,但是又過了幾分鐘,除了偶爾的風聲外,叫聲卻沒有再出現,我向離我最近的莫索投出了一個疑惑的眼神,莫索攤開手,無奈地搖搖頭。

    正當我準備邁開步子時,又出現了“呱——呱——呱——”的聲音,這一次,我就感覺周圍的白霧動了一下,j直接一個閃身,扎進了白霧里面,我們也不敢離j太遠,慌忙跟上。雖然什么都看不見,但是我們除了眼睛之外的感官仍舊存在,在走過了一些沙地后,路面突然變得很光滑,像是那種剛被雨淋過的瓷磚,走在上面跟溜冰一樣,但是我們很確定上面一滴水都沒有,就是一種質地很滑的材質,我們互相攙扶著,放慢了腳步,j打開了紅熱光,使周圍的霧氣漸漸被驅散了些,地面像是鋪了層雪,但是是藍色的,沿途都會有凹陷下去的一些小坑,那是一串凌亂的、交錯的腳印。兩個腳指頭,呈四十五度角分開,腳的尺寸很小,能夠判斷其主人的體積也不會太大,腳印的上面沾了一些綠色的液體,我皺了皺眉頭,正打算湊近聞聞,被旁邊的莫索一把攔住:“還是這么不小心?讓j來看看。”我急忙把手伸回,咽了咽口水,抬頭望向j時,它的眼里只剩下了凝重。

    “你們仔細看看這些綠色的液體。”j聲音十分的沉靜,在空曠的霧氣中,聲音似乎都被吞噬了,我們不得不都湊近了些,以便能夠聽到j說的話。它打開微鏡投影,將綠色液體的影像透過光束,投在了霧氣上。綠色的液體上面,漂浮著白色的沉積物,隱隱約約透著亮光,比白色霧氣顯得更加純粹,但是確實很小,如果不用微鏡,估計就是一大灘綠色的玩意。“這些白色的是?”我指著那些細碎的白色沉積物,向j詢問道。“冰渣。”“冰渣?為什么會有冰渣?”我暗自呢喃道。而且,這些白色的沉積物并不是一動不動的,而是以某種特定的規律在有節奏的旋轉著。

    “如果眼前的一切是真的話,那就只有一種生物會留下如此特色的液體,但是這種生物不早就已經被傳滅絕了嗎?”j兩手環抱在胸前,在那里喃喃自語道。“是什么?”那些不停旋轉的液體仿佛將我的心越纏越緊,當下不由得心煩地脫口而出地問道。

    “古籍曾經記載過一種叫做冰碧蟾的蛙類,通體呈白色,身上纏繞著繁雜的碧綠花紋,舌頭極長,感覺整個肚子里都裝的是舌頭,喜歡霧氣水汽充足之地,它們所生長的環境對人類來說就極其惡劣了。據說當時霧都殺人如麻,兇殘至極的開膛手杰克,也因為疏忽,都在這蟾蜍身上吃了苦頭。它們數量極其稀少,其唾液包含冰與毒兩種屬性,若用于解藥,則能以冰去除傷痛,以毒排除異毒,讓人重獲新生,若用于毒藥,此人五臟六腑皆被冰封,暫停運轉,毒素入體,沒有任何抵抗的時間和余地,必死無疑。但是這種冰碧蟾在維多利亞時期就數量很少了,進入現代已經成為傳說級別的物種了。”j吐了口氣,向我們慢慢解釋道。莫索的嘴巴已經圈成了o型,目光震驚地望著這攤不起眼的綠色液體。“可能我們也將成為傳說級別的物種了。”崖在旁邊感嘆道,看樣子倒沒那么關心這綠色液體。

    “我們還是抓緊時間找玄虎草吧。”我提醒著沉浸在冰碧蟾中的眾人。“好,可是要怎么找呢?”剛剛提起一點精神的崖又被周圍的濃濃霧氣搞得縮了回去,眼睛中帶著一絲迷茫。

    ???“有件事不知道你們知不知道?”j輕聲說,眼神在我們所有人的臉上掃了一圈。“什么事?”我從j的語氣里聽出了一絲意味深長的感覺,連忙出聲問道。“冰碧蟾最喜歡的食物就是玄虎草。”“你的意思是?”莫索眉毛一挑,一下子好像明白了。“找到冰碧蟾就能找到玄虎草了!”一直沒說話的莉跳了起來,畢竟在場的人只有她跟我們要救的人最為親近,所以在我們躊躇不前時,她一直默不作聲,現在的她仿佛是壓抑了許久,蓄力了許久一樣迸發了出來,看著莉興奮的樣子,我咧嘴一笑,拍了拍手,強打精神地說:“走吧,那就去找冰碧蟾吧。”

    ???j讓我們在原地等了一會兒,它打開聲音捕捉器,聆聽了片刻,便指著一個方向,打開了一束紅光,率先走了過去,我們緊跟著,沒走幾步,j就向我們揮了揮手,示意我們停下了腳步。周圍是肉眼可見的不停上升的寒氣,我打了一個寒顫,身子縮得更緊了。之前模糊的蛙聲在此處變得逐漸清晰,j眉頭微皺,沉聲道:“你們自己小心一點,最好別動,我去找就好了。”

    然后它深吸了一口氣,突然將身上所有發光點打開集聚到一個點,下一秒,在那束光的盡頭,一個小小的眼睛轉過身來看向我們,它的整個眼珠都感覺是數抹白色的條紋交織出來的,分外滲人。j一看冰碧蟾準備張嘴,暗道不妙,連忙左腳前踏,手變掌,掌變抓,正準備蓄力直接下手時,一個人影突然閃身過來,用一根很細的拐杖硬生生的接住了j的全力一擊,而且聽聲音,來人只是輕微地后退了兩步,緊接著,正當j準備再次出手的時候,一陣幽幽的聲音傳了出來:“何人,這么不講規矩啊。”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