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官人(求訂閱)

    一朵祥云悠悠,降落到蘇州城郊的一處府宅當中。

    許仙看著院中的景物,心中終于多了些熟悉的感覺,雖然只有短短幾日的時間,卻像是過去了很久。

    花草依舊人如故,流水無聲聽落音。

    許仙長舒一口氣,笑道“總算回來了!”長久以來心里懸著的一塊大石終于徹底落下,白素貞與法海之間的恩怨牽扯,始終是一樁難以撫平的心事,好在經歷了這么多,總算初步將這段因果了結。

    小青掙開許仙的手掌,臉色略微有些不自然,道“本姑娘要去療傷了。”言罷也不給身邊兩人說話的機會,就急匆匆地向著屋內走去。

    院落當中頓時只剩下許仙與白素貞二人,許仙拉著白素貞在手在小亭中坐下,這才依依不舍的放開,在壺中換上新茶,架到爐上,翻手打出一團火光,赤色的火焰靜靜的燃燒著,水汽微鳴,漸有茶香溢出。

    許仙笑道“多虧了姐姐你,不然的話我還不知道要在金山寺呆到什么時候。”

    白素貞笑道“這本就是法海與我之間的恩怨,要不是因為我,漢文你也不會被法海抓到寺里。”

    許仙道“不管如何,事情總算告一段落了。”

    白素貞嘆氣道“說起來,終歸是我當時一時糊涂,取了他的丹藥。”若不是如此,法海也不會時隔數百年依舊還耿耿于懷。

    許仙笑道“姐姐你不必多想,有因必有果,倘若換作是我,恐怕也會這么做吧!”面對曾經差點害了自己的性命的人,任誰都難以保持平靜。

    壺嘴兒中白汽涌動,嗚嗚作響,已然沸了。

    許仙替兩人各自倒上一杯清茶,幽香遠溢,亭中一時陷入了沉默當中,唯有淡淡清風,拂過面頰。

    許仙與白素貞分別許久,心里有無數的話想說,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尤其是在她為了救出自己而不惜水漫金山之后,心中壓抑許久的情感更是在強烈地涌動。

    輕飲一口溫茶,許仙驀然起身,垂手看向面前藕池,水波蕩漾,碧荷如蓋,亭亭玉立,點點晶瑩如珠,在荷葉上滾動,深吸一口氣,回身望向白素貞道“姐姐。”

    白素貞起身,慢走兩步,來到許仙面前,淺笑道“怎么了?”但見到許仙滿臉凝重的神色,心中忽然冒出一個念頭。

    許仙輕輕牽住白素貞的手,一本正經道“我喜歡你,做我的娘子好嗎?我不能再欺騙自己了。”心中有千言萬語,但話到嘴邊卻只匯成一句話,對她的情意再也無法遮掩。此時此刻,眼中唯有眼前的這個女子。

    白素貞聞言臉色一紅,一對剪水秋瞳泛起漣漪,卻不敢再看許仙,雖然心中早已有所預料,但當許仙真的向自己表明心意,心中像是有一根弦被輕輕撥動,仿佛小鹿亂撞一般,難以平靜下來。

    抬起頭來,卻恰好看到許仙那明亮的眸子,不禁回想去過去經歷的種種,想起西湖斷橋上的相逢想起雨中借傘的溫柔想起七夕時的一笑回眸想起金山寺中,他那奮不顧身的一躍想起與他相伴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個時辰,甚至每一個瞬間,想起他為自己所做的一切,再也不能無視他的情意。

    點點滴滴,絲絲縷縷,萬千篇章,終于匯聚在一起,化作繞指柔,縈繞在心頭。

    心中仿佛有一個聲音在不停地呼喚白素貞啊白素貞,千年等一回,他不就是你所等的那個人嗎?西湖之畔,一世情緣,早已注定。

    于是輕啟朱唇道“好啊!”嫣然一笑,如百花綻放。

    “你答應了?!”

    聽到白素貞的話,許仙先是微微一愣,旋即一把將白素貞的手掌牽到面前,道“素貞,你,你真的愿意?”目光直直的盯著眼前佳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白素貞見許仙這般緊張激動

    的模樣,心中微甜,從他眼中看出無限的情意,羞赧道“你愛如何便如何吧!”

    許仙聽到她這句雖然委婉,但卻和承認沒什么分別的話,心中不由一顫,終于忍不住大笑出聲,一把將白素貞抱到懷里,激動道“太好了!”

    白素貞臉頰酡紅,幾乎紅到了耳根處,心中又羞又喜,卻沒有半點掙扎的意思,任由許仙緊緊的抱著自己,感受著這份從未體驗過的觸感,呼吸幾乎停滯,她何曾與一個男子有過這樣親密的接觸!

    許仙輕輕撫摸著懷中女子的秀發,許久才將白素貞從懷中放開,道“從今以后,素貞你便是我的娘子了。”臉上是掩飾不住的喜色。

    白素貞忍住心中羞意,語氣輕柔道“那漢文你便是我的官人。”這一聲官人喚出口,身子便是一顫,似乎心里多了什么,和面前的男子之間多了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聯系。

    許仙聽到她的話,不由睜大眼睛道“你剛剛喊我什么?”

    白素貞瞧得好笑,貝齒輕咬粉唇,一對剪水秋瞳中滿是情意,柔聲道“官人!”

    許仙雙手扶著白素貞的肩膀,目光直視著她的眸子,笑道“我不會是在做夢吧?”

    白素貞聞言終于忍不住噗嗤一笑,道“當然不是啦唔!”

    明媚的陽光灑落下來,將白素貞的頰上染上一層淡淡的銀白,她白衣若仙,翩若驚鴻,婉若游龍。

    許仙心中一動,在白素貞驚訝的目光中,噙住了她嬌嫩的雙唇。

    小小的涼亭中,白素貞驚訝的睜大的雙眼,一對眸子中滿是不敢置信之意,觸電般的感覺瞬間傳遍全身。

    睫毛輕顫,在湖心當中投下大片的陰翳,泛起無數漣漪,下意識的掙扎兩下,便懷著忐忑的心情閉上雙眼,享受著許仙帶給自己的溫柔。

    良久,方才唇分,白素貞早已臊的滿臉通紅,許仙卻抿抿嘴唇,笑道“還不錯。”口齒間還殘留著些許芬芳。

    一句話惹得白素貞美目嗔怪的向他看來,張口道“你,你早知道你這般可惡,就該讓你在金山寺再待上幾天。”

    許仙眨眨眼睛,調笑道“姐姐你真的舍得嗎?萬一我真的做了和尚怎么辦?”

    白素貞無不羞惱道“你愛做和尚就去做好了!”大大的白了他一眼,與平日里的端莊圣潔不同,卻是風情萬種,更加撩人心弦。

    。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