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我只招惹你

    墨堯的這句話,讓蘇念的腦子轟的一下,嗡嗡作響。

    先前是墨堯不擇手段,強行的把她綁在身邊,口口聲聲說什么折磨。

    以至于,蘇念到如今,都忘記了一個重大問題。

    那就是,她和墨堯拿了結婚證了!

    她如今,可是墨堯法律上的妻子。

    而墨堯都有她這個法律上的妻子,還冒出一個所謂的未婚妻,不就顯得有些可笑了嗎?

    所以,那個未婚妻的真實性,也就有待考證了。

    墨堯趁著蘇念腦子亂哄哄至極,將他輕薄的七葷八素。

    等著回過神之后,蘇念狠狠的瞪了一眼墨堯,伸手推著他的胸膛,羞怒道:“你不要這樣可以嘛!”

    為什么一定要占她便宜!

    墨堯幽暗的眸子閃著狠色,霸道的說道:“不如此,你可什么賬都能賴了。”

    蘇念是真想賴了,可墨堯允許嗎?

    尷尬的咳嗽了一聲,自我辯解了一句,“之前有人說,那人是你未婚妻……我能不多想嗎?”

    墨堯質問:“所以,你忘記了,你是我妻子的事情?”

    蘇念:“……”

    好吧,真是忘記了。

    蘇念尷尬的喃喃說道:“我們兩個人是怎么拿結婚證的,你也清楚的……我就覺得,那結婚證不作數!”

    蘇念這話說的,讓一邊的墨堯,臉色瞬間難看了。

    結婚證都拿了,蘇念卻還沒一點兒感覺?

    墨堯也知道,當初拿結婚證是他使用了一些手段,蘇念也是為了應付蘇家了。

    但是,蘇念此刻的話,還是有些刺痛了墨堯。

    在蘇念還沒緩過神之際,直接被墨堯一個翻身,壓下了。

    蘇念驚呼了一聲,“你……你做……”

    墨堯冷著眼,在蘇念還沒把后面的話說出來,就直接堵了她的嘴,將她后面的話,都吞了下去。

    之前墨堯雖然是輕薄了她。

    可在車上,也就只能親親摸摸。

    但是此刻,墨堯哪里是隔著衣服……

    手都深入了衣服里面了。

    蘇念羞怒了,想要推開墨堯,可對方就宛若一座大山,壓著她,讓她根本動彈不得。

    更羞怒的時,這墨堯盡是往一些私密的地方摸。

    蘇念真想掐死這個禽獸。

    只是,她被壓的,身子根本動彈不得。

    就在這時,車子猛地一下停下了。

    前面的司機,尷尬的說了一句,“少主,到酒店了。”

    墨堯聞言,輕薄蘇念的動作才稍稍的停了一拍。

    墨堯看著懷里,眼淚迷蒙的蘇念,哼了一聲,“現在記得你是我什么人了嗎?”

    蘇念腦子里嗡嗡的。

    但是被墨堯剛才的禽獸舉動,真是嚇到了。

    此刻自然是不敢惹墨堯,當即回道:“我……我是你老婆!”

    “那我還有什么未婚妻嗎?”

    蘇念連連搖頭,“沒……沒有!”

    墨堯哼了一聲,從蘇念的身上起來。

    蘇念當即坐好,整理了一下凌亂的衣服。

    墨堯見著蘇念整理好衣服,打開車門出去了。

    蘇念此刻也只得跟著墨堯出去。

    只是,剛還沒站穩,墨堯拉了她一把,將她抱到了懷里。

    蘇念怕自己摔倒,伸手也就摟住他的脖子。

    蘇念站穩了之后,就想要松開。

    可是,墨堯另一只手一用力,將蘇念直接橫抱起來,就朝著酒店里面走。

    蘇念看著冷漠的墨堯,此刻哪里還敢多說什么?

    這個大惡魔,分明還是一個禽獸。

    她剛才也不過就說錯一句話,就被他那么對待。

    真有些害怕,她如果再惹他……他還要怎么欺負。

    惶惶不可安中,蘇念被帶到了房間。

    墨堯看著蘇念那怕怕的樣子,哼了一聲,“有些話,就不要亂說了。”

    蘇念被欺負的有些抑郁。

    雖然還是很害怕墨堯,可不甘心的嘀咕了一句,“哪里是我亂說的,我也是聽別人說,那個女子是你未婚妻!”

    墨堯深深的擰眉。

    墨堯是知道江珂薇的一些手段。

    而且,江珂薇也知道蘇念的存在。

    不用想,這定然是江珂薇的手段,是故意讓人在蘇念面前,說她是他的未婚妻。

    墨堯哼了一聲,眸子里布滿了不屑,“不過只是跳梁小丑而已,不用在意。”

    蘇念此刻哪里看不出,墨堯對那個江珂薇的態度。

    剛才蘇念想到江珂薇,覺得她和墨堯有不清不楚的關系。

    可此刻,蘇念再那么想,就真是腦殘了。

    很明顯,墨堯不在意江珂薇,可江珂薇很在意墨堯。

    甚至當初有人在她面前故意說,她是墨堯的未婚妻。

    蘇念都不懷疑,這里面可能又是有江珂薇的安排。

    那么,再想想小琴的一些舉動。

    小琴故意詆毀墨堯,甚至幫助她逃離。

    應該就是江珂薇的舉動。

    而這次,小琴要殺她……應該也是她!

    蘇念不是任由人欺負的圣母。

    既然,墨堯和江珂薇沒多少親密的關系,就不怕墨堯護短。

    蘇念將剛才的猜測說了出來,“小琴背后的人,不會就是她吧?”

    墨堯冷眼,其實他早前也有這個猜測。

    只是,這次因為被埋伏,情況也就有些復雜了。

    墨堯見著蘇念癟嘴的小模樣,眸子里閃過陰冷的狠色,“就算小琴如今死了,我也會挖出背后的人。”

    不管誰做的,都要付出代價!

    蘇念聽著墨堯的話,嗯了一聲,就不再多言了。

    墨堯將那些雜亂的事情,拋之腦后,看著沉默的蘇念,忽然問了一句,“你剛才,吃醋了?”

    蘇念無語了,“我吃醋?怎么可能?”

    “那么,為什么在意,我有未婚妻的事情?”

    蘇念扶著頭,解釋道:“我只是以為,你明明有一個未婚妻,就不要來招惹我,和劈腿的渣男一般。”

    墨堯明白了蘇念的意思,“如果我有未婚妻的話,你就想耍賴,不認賬了?”

    蘇念心虛了,心思被墨堯看穿了。

    墨堯拉著蘇念,死死的揉捏了一下她的嫩手,“我只招惹你!”

    蘇念抽出手,瞥了一眼墨堯,“那你為什么喜歡我?”

    墨堯眸子微微一瞇,在蘇念的身上掃了一眼。

    蘇念被如此看的,有些不舒服,但還是繼續說:“四年前,你就因為看我一眼,就喜歡上我……這根本只是見色起意,是你的占有欲作祟!”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