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銀

    在秦人的刻意引導之下,亞拉斯托爾對于修德南出現在御崎市的情況從“巧合”轉為“有意而為”。

    然后,他自己就以“化裝舞會肯定會再來”這個理由,留在了御崎市。

    火霧戰士基本都是單獨行動,很少會集群行動,組成兩人小隊的形式都很少,甚至幾十年上百年才會見到一次其他的火霧戰士。

    不過,在秦人預想之中很快就要到來的下一個事件,并沒有那么快到來。

    ......

    “化裝舞會的行動是真的慢啊......”

    以貘良這個身份,秦人仰起頭,看向天空。

    即使仰頭,那仿佛打了發蠟一般一塊塊的白色的中長發沒有任何形變。

    已經過去大半個月,接近一個月了,化裝舞會還是沒有出現,這讓他有些無聊。

    不過,也正好,趁著這段時間,他去找了瑪瓊琳學習自在法。

    今天也要繼續去學習。

    直接從大廈的樓頂躍下,四十多米的高度對于現在的秦人來說,已經造不成任何影響。

    輕飄飄地落在地上,他將目光投向西邊。

    視線穿過了商業區,秦人雙手插兜,一路前行。

    .......

    此時此刻,佐藤家的酒吧中。

    佐藤啟作正一臉郁悶地擔任調酒師,熟練地晃動調酒壺,調制著從幾個酒瓶中混起的酒液。

    不過,與其說是調酒師,倒不如說是酒保。

    “這個雞尾酒一點都不爽啊!不然整桶搬出來好了!!!”

    趴在排放著各種酒瓶的吧臺上,瑪瓊琳的抱怨聲響了起來。

    “大姐果然已經醉了啊.....”

    坐在旁邊,正看著佐藤啟作身后那放著各種酒的多層柜的田中不由得笑了笑,瞇瞇眼中透出的視線從多層柜移動到已經喝醉趴在吧臺上的瑪瓊琳臉上:

    “明明酒量很一般。”

    “哈哈哈!我美麗的高腳杯瑪瓊琳·朵,就是喜歡把酒裝到裝不下為止!哈哈哈哈——啊!”

    擺在吧臺上的巨書中響起了馬可西亞斯的聲音。

    伴隨著瑪瓊琳拳頭砸落,馬可西亞斯的聲音戛然而止。

    “笨蛋馬可,你太吵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店門被直接推開,讓佐藤啟作和田中榮太不由得轉過視線。

    走進門的,是一個笑瞇瞇的白發青年:

    “中午好~兩位~”

    “你、你好。”

    “哦。”

    兩人也進行了回應。

    而在這個時候,剛才還醉著的瑪瓊琳這時卻已經清醒坐起:

    “你這混蛋,到底打算什么時候把‘銀’的事情告訴我!”

    “嘛嘛~不用著急。”

    走進門的,自然是秦人,感受著瑪瓊琳用來醒酒的存在之力的波動,他笑著道:

    “不是說按照約定來嗎?”

    秦人聳了聳肩膀,相當自然地坐在了她旁邊不遠處的另一個位置上,對著佐藤啟作道:

    “麻煩請給我果汁,什么樣的都行。”

    “哦,好的。”佐藤啟作點了點頭,轉過身去取果汁,但是還是分出一些注意力去聽秦人和瑪瓊琳的對話。

    “混蛋,都已經快一個月了,你到底說不說!?該不會是在耍我吧?”

    并沒有和原著一般經歷過夏娜的復仇戰和拉米的勸導的瑪瓊琳,仍然將復仇的愿望放在第一位。

    秦人以“告訴她殺了她身邊所有人的、名為‘銀’的‘徒’的事情”作為條件,讓她教自在法。

    而在瑪瓊琳發話之后,馬可西亞斯也明顯暴躁起來:

    “所以說就干脆來一場廝殺吧,不想死就把消息說出來!”

    群青色的存在之力涌動起來。

    看到馬可西亞斯的反應,秦人也以“紅世魔王”“智慧之輪巴庫拉”的身份精分道:

    “蹂躪的爪牙,你想要廝殺的話,我可不奉陪。”

    在胸前以鏡之砂制造的“神器”發出聲音的時候,秦人自己又接著道:

    “真是抱歉,雖然有戰斗能力,但我可不是戰斗型的火霧戰士,這種必輸的戰斗我可不會接,雖然打不過,但是想要躲的話,你們也別想找到我。”

    秦人聳聳肩,接過佐藤啟作遞來的果汁:

    “我擅長搜尋和指引,也同樣擅長讓別人找不到我。”

    “嘁,膽小鬼。”馬可西亞斯興致缺缺地嘁了一聲。

    對于對方說的話,馬可西亞斯并沒有懷疑。

    這大半個月,每次都是對方來到近前他才察覺到對方出現,只要給對方找到機會拉開距離,他并不覺得自己能夠很快找到對方。

    “早知道就去抓拉米那混蛋了。”

    瑪瓊琳瞪了秦人一眼,咬牙切齒地將面前晶瑩的玻璃杯中的酒液灌入口中。

    “拉米啊.....勸你最好別去找他的麻煩,找他也沒用。”

    秦人回憶了一下拉米的事情,他總感覺遇到的拉米和動畫劇情中的拉米有些微妙的區別。

    他掃了一眼瑪瓊琳,用一個條件拖了瑪瓊琳這么長時間,學了不少自在法的知識,也已經夠了,繼續拖下去,他感覺瑪瓊琳就要直接離開御崎市去追拉米了。

    看著準備說些什么來反駁他的瑪瓊琳,秦人出聲道:

    “行吧,本來想等你冷靜一點再告訴你,看來是沒有辦法了,現在就告訴你好了。”

    瑪瓊琳準備的反駁被她咽了下去,略顯冰冷的視線透過平光眼鏡掃向秦人。

    “‘銀’不止有一個。”

    “哈!?”

    聽到這句話,田中和佐藤沒什么反應,但瑪瓊琳和馬可西亞斯立刻就喊出聲:

    “你還想要耍我嗎?”

    “你在開什么玩笑!?”

    兩人同時響起的聲音,讓秦人不禁縮了縮身體戒備起來,剛才爆發出的情緒和存在之力的波動,他完全不懷疑剛才兩人會立刻動手攻擊:

    “冷靜、冷靜,聽我說完。”

    “作為事主,瑪瓊琳小姐你確定是銀色火焰,而馬可西亞斯先生也應該沒有聽說過有什么徒有銀色的火焰的對吧?”

    秦人斟酌著用詞:

    “但是我也一直在追蹤有銀色火焰的‘徒’,我能夠確定,你所見到的徒和我所見到的,是兩個不同的徒。”

    “也就是說,至少有兩個‘銀’。”

    注視著瑪瓊琳逐漸冷靜、仇恨和憤怒卻愈發濃郁的雙眼,秦人繼續道:

    “而我在追查的結果,‘銀’,很可能與化裝舞會有關......”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