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4章 太快了!

    隨著一聲清脆的金屬撞擊聲。

    崔偉楠的瞄準鏡中,眼鏡男的頭靶向后倒下,消失在視野中。

    “艸!”

    太快了!

    他的瞄準速度根本比不上2號教官。

    靶子是鐵質靶,中彈后立即落地。

    這種靶子一般用來表演使用,往往在靶子后面壓著一卷兒旗,每個旗子上都有一個大字。

    首長來看的時候,連續一槍接一槍打掉靶子,旗子落下,所有的字連起了一般都是一些常見的標語。

    像什么“作風優良,軍事過硬”,什么“首戰用我,用我必勝”之類的話。

    在射擊對抗里,才用這種靶子也非常適合,誰先開槍,誰先中靶,下一個就沒法射擊。

    實戰也是這樣,強調也是先敵開槍,首發必中。

    崔偉楠這下子知道自己的腳踢在鐵板上了。

    本以為差距有,但不會太大,興許只是一點點而已。

    現在看來,這特么哪是一點點,這差遠了好吧!

    還有機會!

    下一組是自動步槍100米2發點射。

    95式自動步槍,崔偉楠自信自己還是很牛逼的。

    在“紅箭”大隊里,崔偉楠當年就是突擊手位置上行干到提干,突擊手對于自動步槍、沖鋒槍、手槍的使用要求極高。

    崔偉楠覺得自己還有機會。

    車子調頭,再次往回開,即將第二次進入土路。

    95式自動步槍上早已經安裝好了白光瞄準鏡,使用白光瞄準鏡要在100米上進行精度射擊簡直太簡單不過。

    但這次是行進中對目標進行速射,這要比臥跪立三種姿勢射擊要難不少,甚至要比特種射擊里的10種不同姿勢(注1)射擊都要難。

    關鍵難點還是在于瞄準點的控制上。

    車是晃動的,沒人能在這種情況下確保準星如同臥姿那樣保持超高的穩定性。

    行進中射擊,準星幾乎一直都在晃,只是晃的程度大小而已。

    高超的射手厲害之處在于他們往往能在一瞬間據槍、瞄準,然后在那種不穩定的搖晃中用最快的速度捕捉到最佳的射擊時機,然后扣動扳機將目標擊倒。

    比的,首先是快,然后是穩,最后是準。

    崔偉楠使用立姿射擊姿勢,他沒有將槍靠在車廂廂板的邊緣那是一種很愚蠢的做法。

    只有菜鳥才會覺得把槍的護木架在車廂廂板邊緣是一種理想選擇,菜鳥總會覺得,車廂的廂板是個天然的、絕佳的依托物,可是他們忘掉的是車子本身就在晃,把槍架在車廂板子上,車身顛簸一下,晃動全傳達在了槍上,根本就無法進行有效的瞄準和擊發。

    所有的部隊教授乘車行進中射擊的時候,都嚴禁士兵將槍架在車廂板或者車窗邊緣。

    車子猛地晃了一下,前輪碾過土路邊緣的緩速帶。

    站在車廂里當裁判的老白毛喊了一聲:“開始射擊!”

    崔偉楠早已經據好了槍。

    正確的乘車行進中射擊據槍姿勢應該就是利用自己本身作為一個緩震器,人隨著車動,將車子的顛簸緩沖掉一部分,盡量減少槍身的晃動。

    崔偉楠的額頭上早已經滲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緊張!

    他輸掉了第一組狙擊槍射擊,第二組自動步槍射擊絕對不能失手。

    老白毛話音剛落,對面刷一下升起了一組三個靶子。

    這三個是胸環靶,比之前的頭靶要大。

    這一次,居然是崔偉楠先開槍。

    他搶到了頭彩!

    一個胸環靶應聲倒下!

    “好”

    站在場邊伸長脖子觀戰的蘇卉開第一個歡呼起來。

    只不過,“好”字剛出口,“啊”字還沒喊出來,又響起了一個清脆的點射。

    100米外,又有一個靶子倒地。

    “噫!怎么回事?”蘇卉開傻眼了。

    距離射擊場最近,站在場邊準備上場的莊嚴和俞群超也愣了。

    兩個靶子倒地,那就肯定有一個人的點射打錯了。

    是誰?

    靶子開槍就倒,所以就算手上有槍,有瞄鏡,也看不到結果。

    結果只能在最后一組手槍射擊打完之后才能揭曉。

    到底是誰出錯了?

    所有人心中都冒出了一個巨大的問號。

    莊嚴希望是崔偉楠贏,可他也知道,以2號教官這種人,幾乎不可能存在出錯的幾率。

    車子再調頭,繼續朝那段土路上開。

    30米。

    決定勝負就是那三十米。

    在沒有獲得步槍射擊成績之前,這一組手槍射擊是兵家必爭。

    誰在這一組生出,贏面至少多三分之一。

    規則是進入土路,聽到“開始射擊”的口令之后,才允許把槍瞄準射擊。

    25米,這距離不算太遠。

    只是很普通的手槍射擊距離。

    只是在晃蕩的車上,味道完全不同了。

    手槍一向是以瞄準難而出名,至少比步槍難瞄準。

    和步槍相比,手槍更容易學會,但是也要學精卻更難。

    部隊里有個說法,練得好步槍,未必能練好手槍。

    崔偉楠的手已經放在了槍套邊上。

    拔槍,他最快速度可以達到064秒。

    這是他的一個個人記錄。

    精準度也沒問題,在大隊里算是一流的。

    “開始射擊!”

    當車子慣例地顛第一下的時候,意味著進入了30米崎嶇土路。

    老白毛下達了射擊命令。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2號教官用難以置信的速度莊嚴覺得這種速度比閆明都要快!

    三發子彈如同連在一起,中間毫無縫隙。

    崔偉楠的槍也響了。

    他找準了最后一個剩下的目標疤臉男。

    這是最好認的一個目標了,左臉上的疤痕,在25米距離上音樂可見,就在三個靶子的中央。

    只不過,扣下扳機的一剎那,目標卻消失了……

    2號教官的手槍已經收回槍套里。

    崔偉楠臉色蒼白,站在那里老半天沒動,就像一個木雕。

    “驗槍!”

    老白毛按照慣例下達了驗槍指令,崔偉楠這才如夢方醒。

    “要去看看靶子嗎?”

    車停了下來,老白毛詢問崔文楠。

    他似乎胸有成竹,自己的助手那個2號教官,肯定會贏。

    崔偉楠嘆了口氣。

    他點點頭:“看看吧,看看也讓我好死了這份心。”

    三更保底搞定。

    月票啊!你在哪?!

    我向著山呼喚,向著大海呼喚!

    有個回聲告訴我

    在這里!

    在這里!

    在讀者的口袋里!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