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3張 淡淡定定

    閆明看著面前有些混不吝的莊嚴,一下子竟然有種錯愕的感覺。

    沒想到這小子的心理素質這么好!

    一瞬間,他竟然佩服起韓自詡選兵的眼光。

    有天賦的兵也不少見,但是有天賦而心理素質又極其強大的兵卻真不多見。

    能夠面對強大對手而絲毫不為所動,依舊保持淡然心態的士兵絕對不簡單。

    之前閆明認為莊嚴雖然槍法不錯,可是要跟號稱“北槍王”的俞群超相比還是差點兒火候。

    別的不說,就說比武的經驗,莊嚴就沒有俞群超豐富。

    作為b軍區特大響當當的士兵招牌,俞群超不知道為多少首長進行過射擊表演。

    在首長面前能保持鎮定,而且打出極高水平的士兵心理素質絕對強大。

    優秀的射手,心理素質可以說是一個基礎,沒有這個基礎,縱然天分再高也沒大用。

    就像你是個頂尖的射擊運動員,在自己的訓練管理天天打出世界紀錄都沒用,你的到奧運賽場上去,當著上千名觀眾和n多的攝像機前,當著全世界觀眾面前打出最高水平才行,否則都是扯淡。

    俞群超對莊嚴的興趣很大。

    他見過莊嚴打狙擊槍。

    上次莊嚴挑戰教官的時候,他挺佩服這小子的膽量。

    不過當時莊嚴給他的第一印象總有點渾,俞群超把莊嚴當做那種扛了兩年多槍,進了特大時間不長,有點兒天賦,然后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愣頭青新兵。

    敢挑戰教官?

    這事雖然俞群超自己也想過,可真沒敢干。

    老白毛這些人,身上有一股子特殊的味道。

    作為一個第五年兵,俞群超憑借自己敏銳的嗅覺,感受到那是一種殺氣。

    這種殺氣,是干過實戰任務的人才具備的氣質。

    所以,俞群超認為老白毛這些人是參加過實戰的,具體是什么由不得而知。

    一個沒有參加過實戰的,和一個參加過實戰的軍人同場競技,槍還沒響,心態上已經輸了半截。

    因為沒參加過實戰,訓練只是求成績,而參加過實戰,他們求的是生存,能活著的,都是強錘百煉的精鋼利刃,犯錯的人,也許早死在了戰場上。

    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莊嚴,俞群超從頭打量到腳。

    這小子還真的有種,上次輸了被罰收一個月廁所現在還沒刷完,今天又冒頭了。

    莊嚴側頭看了一眼俞群超,笑嘻嘻地伸出手。

    “老兵,久仰大名!?”

    俞群超沒料到莊嚴會這么熱情跟自己打招呼。

    大家隸屬不同的大軍區,說實話是競爭對象。

    現象中,不應該是那種你冷冷看著我,我冷冷瞧著你,目光中有雷電交加火星四濺的場景嗎?

    “呃……你好。”

    俞群超顯得有些措手不及,趕緊伸出手,和莊嚴握了握。

    “叫我上來跟你比,我覺得他們是想找借口喝可樂而已,你看看,你一個槍王,一個教官,一個軍官,我才是個上等兵……嘖嘖,他們就是自己不肯丟臉,讓我上來丟臉了。”

    莊嚴姿態放得極低,一點看不出那種一定要真去必勝的決心。

    噫嘻!

    邪門了!

    俞群超心想,這小子吃錯藥了吧?

    沒打先認輸?

    在特種部隊里待了五年,俞群超屬于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第一次自由開傘訓練就敢私自更改開傘高度的列兵,也不是省油的燈。

    如果莊嚴剛才的態度牛逼,俞群超也早有了心里準備,一定狠狠給他懟回去,用最精準的槍法給對方響亮的一記耳光。

    可沒想到,憋足了勁,上來這么一坨鼻涕一樣笑嘻嘻、黏糊糊的家伙,讓自己有種卯足勁揮動拳頭卻一下打在了一團棉花上差點閃了手的感覺。

    “……天氣熱,喝可樂挺好……”

    莊嚴心里暗暗呷呷笑。

    心里暗道天氣一點都不熱好吧,北方的四月天,今天也就是十幾度,涼爽得很。

    能看出來,自己的態度讓俞群超完全亂了計劃,都有些錯亂了。

    “待會兒打完了,我請你喝可樂,老兵,教教我槍法好不好?”莊嚴還是笑嘻嘻地,一臉的小迷弟模樣。

    “……”

    俞群超徹底無語了。

    “好……”

    這個“好”字出口,連俞群超自己都想扇自己一耳光。

    要是這家伙回頭真找自己,教還是不教?

    都是行家,敷衍又敷衍不了,真才實學都教,人家可是g軍區“紅箭”大隊的,雖說都是p,可是好歹也有軍區之分對吧?

    自己這一套狙擊的手藝,是要傳給自己大隊的兵,而不是傳給眼前這個g軍區的新兵蛋子的。

    可是,話都說出口了,覆水難收啊!

    難道待會兒讓自己賴賬不成?

    一瓶可樂換狙擊手藝。

    俞群超怎么想,怎么都覺得上當吃虧。

    咣當咣當——

    射擊場上,汽車引擎聲低沉地轟鳴著駛過30多米的崎嶇土路,車廂的鐵柱子和車門板晃蕩碰撞,發出嘈雜的響聲。

    “開始了,我們先看看他們比賽!”

    俞群超終于找到了借口,想趕緊擺脫莊嚴。

    “行,先看他們比賽!”

    莊嚴一句話,居然讓俞群超有了一種如逢大赦般的感覺……

    第一組,是200米外矮墻后的狙擊頭靶。

    當車子開上了土路,開始晃蕩的時候,2號教官和崔偉楠都已經站在車廂里,據好了槍。

    唰——

    200米外,一組三個頭靶彈起。

    每個靶子上,都貼著之前已經看過的九張照片里的其中三張。

    而這一組三個靶子里,只有一個是正確的目標。

    崔偉楠臉上已經完全沒有了平時嘻嘻哈哈油不拉幾的表情,他快速調整槍支的指向,在鏡子里套住三個頭靶中的一個。

    腦海里飛快閃過剛才九張照片的映像。

    三個目標,一個刀疤臉,一個胡子叔,一個眼鏡男。

    眼鏡男!

    他在自己的瞄準鏡中看到了那個眼鏡男的照片!

    手指剛剛搭在扳機上,隔壁傳來一聲槍響。

    呯——

    2號教官出手了。

    ——————————————————————————————

    第二更了。

    丟掉了原來使用的qq輸入法,臨時安裝了一個其他拼音,詞庫沒了,想哭……

    。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