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7章 黑暗死氣

    周光遠忙道:“是的,主上,我得到的情報,高鵬的確就是東陽帝君穆旭日轉世而來,他已經恢復了記憶,還重建了東陽神殿。”

    禹天鴻點點頭道:“穆旭日是為了救我的軍師柏永寒如同隕落的,還好,總算他從輪回中回來了,現在是多事之秋,黑暗宇宙的高手又在蠢蠢欲動,開始騷擾、掠奪我們銀河宇宙的子民,穆旭日回來的正是時候,他可是銀河宇宙的第一戰神呀。”

    周光遠看著禹天鴻道:“現在,穆旭日有點麻煩了。”

    “有麻煩?什么麻煩?”禹天鴻問道。

    “南陽帝君杜世昌抓了穆旭日的妻子兒女,穆旭日正趕往南陽神殿,而副宇宙之主杜遠山也在南陽神殿。”周光遠小聲道。

    “哼,杜遠山想干什么?他想造反嗎?”禹天鴻冷哼了一聲。

    杜遠山的目的已經十分明確了,那就是要殺了穆旭日了。

    周光遠道:“要造反的還不止一個,騰萬法、賈興河也去了南陽神殿。”

    “哼,為了整個銀河宇宙的穩定,當年騰萬法勾結關天峰伏擊柏永寒,導致穆旭日隕落,這件事我一直忍著,裝作不知道,現在,騰萬法繼續找死,難道他認為我真的不敢殺了他嗎?”禹天鴻眼睛中露出一絲殺意。

    周光遠苦笑道:“四名副宇宙之主,有三名要造反……再加上黑暗宇宙蠢蠢欲動,銀河宇宙不太平呀,還有,護法神殿的長老黃友峰也在尋找穆旭日,也要為他兒子報仇,如果他們一起伏擊穆旭日,穆旭日再厲害,也抗不過這幾大高手的圍攻,主上,你要想辦法,如果在再失去穆旭日的話,就麻煩了。”

    禹天鴻手掌一翻,一枚神光繚繞的宇宙令箭出現在手里。

    “這個給你,你帶著我的令箭去南陽,馬去救穆旭日,如果騰萬法、賈興河、杜遠山、黃友峰不聽,直接用宇宙令箭懲處。”禹天鴻說完,把宇宙令箭交給了周光遠。

    周光遠連忙接過宇宙令箭,躬身道:“是,主上,我馬上動身。”

    “去吧,你把穆旭日帶來見我。”禹天鴻輕聲道。

    “是,主上。”周光遠帶著宇宙令箭,身形一閃,出了宇宙神殿,消失在遠方。

    禹天鴻看著周光遠消失在遙遠的虛空,他冷哼道:“所有敢勾結外族,反叛我銀河宇宙的人,都要除掉。”

    周光遠在空中高速的飛行,眨眼間,就飛出了十萬里開外。

    這個速度還是慢了一些,周光遠掐了一個法決,身形一個跳躍,竟然開始空間跳躍。

    一個月后,周光遠就進入了南陽地界。

    終于到達南陽地界了。

    周光遠的速度慢了下來,暗暗的松了一口氣。

    “轟隆隆……”猛然間,周圍空間劇烈的抖動了一下,剎那間,整個空間就開始暗淡下來。

    “嗖嗖……”無盡的黑暗死氣開始狂卷而來,充滿著強烈死氣的黑暗一下就把周光遠圍在了中間。

    “嘶嘶嘶……”可怕的黑暗死氣開始瘋狂的腐蝕著周圍的空間。

    “噗噗……”周圍的空間竟然被這可怕的黑暗死氣,腐蝕出來一個恐怖的黑洞。

    “嗖嗖……”一道道恐怖的黑暗死氣發出凄厲的厲嘯,瘋狂的卷向周光遠。

    “黑暗宇宙的高手……黑暗死氣腐蝕!”周光遠一聲驚呼,臉色一變。

    周光遠想不到,黑暗宇宙的高手竟然進入了銀河宇宙,并用黑暗死氣開始伏擊他。

    周光遠看著狂卷而來的黑暗死氣,他臉色一變,手掐法決,一聲大呼:“永恒神燈……”

    “轟隆隆……”周光遠頭上的道冠瞬間爆發出耀眼的神光,一盞散發著遠古氣息的石燈出現在道冠之上,燈焰一閃,開始猛烈的燃燒。

    “波波波……”白色的燈焰散發著淡淡的白光,一下就把瘋狂涌向周光遠的黑暗死氣撐開十幾米的距離。

    耀眼的神焰燈光,形成一個淡淡的光圈,護住了周光遠。

    “咦?你竟然有永恒神燈?”黑暗之中,傳來一聲沙啞的驚呼。

    周光遠看著自己的永恒神燈的光波撐開了黑暗死氣,他暗暗地松了一口氣。

    黑暗宇宙的黑暗死氣極其恐怖,這種死氣能腐蝕一切東西,就連空間都能腐蝕成可怕的黑洞。

    任何修煉者只要被這種死氣腐蝕到,那就死定了。

    周光遠順著聲音的方向,一聲暴道:“躲在暗處伏擊我的小人,有種出來,你是誰?你怎么會知道我要來?”

    黑暗死氣的后面,一片死靜。

    “哼,真是個不敢出來見人的膽小鬼,連一句話都不敢說嗎?真沒種。”周光遠盯著黑暗之處,再次暴喝。

    黑暗之中,沉寂了好一會,那個沙啞的聲音才傳來:“我不會告訴你什么,我就是在這里等你的,殺了你,穆旭日就死定了。”

    “我知道了,你們黑暗宇宙世界懼怕的是穆旭日,那么說,騰萬法、賈興河、杜遠山三人之中,有你們收買的人了?”周光遠一聽這家伙的話,就知道了,這一切都是一個連環陰謀。

    黑暗宇宙的這一系列陰謀,就是為了殺穆旭日。

    三名副宇宙之主中,肯定有人被黑暗宇宙收買了。

    “無可奉告,殺了你,就等于斷掉了禹天鴻的一條胳膊,去死吧……”這個沙啞的聲音再次暴喝。

    “轟隆隆……”一聲震耳欲聾的炸響,天崩地裂,周圍的空間就像發生了十二級的地震,黑暗死亡之氣發出刺耳的厲嘯,卷起萬丈波濤,洶涌澎湃,如同狂風暴雨一般卷向周光遠。

    周光遠感到,周圍的壓力劇增,濃稠的黑暗死亡之氣狠狠的碾壓過來。

    “波波波……”永恒神燈的光圈立刻縮小。

    “咔嚓嚓……”恐怖的死亡黑暗之氣開始腐蝕永恒神光的光圈,神燈的光圈瞬間就炸開一道道可怕的淚痕。

    “哼,周光遠,你的永恒神燈扛不住黑暗宇宙的黑暗死氣的,現在已經出現了裂痕,你今天死定了,你堅持不了多長時間的,你就認命吧。”黑暗中,那個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

    “見不得人的狗東西,你想殺了我,盡管來,老子等著你。”周光遠一聲大叫,雙手掐訣,猛的一揚。

    “轟隆隆……”頭上的永恒神燈的燈光再次暴漲起來,一下又把黑暗死亡之氣推開很遠。

    “哼,我看你能撐多久!”黑暗中,那個沙啞的聲音一聲冷哼。

    “噶吱吱……”一聲讓人毛骨悚然的弓玄拉開的聲音傳來。

    “嗖……”一聲刺耳的弓玄抖動聲。

    黑暗之中,三支慘碧的死神之箭散發著可怕的毀滅氣息,射向周光遠頭上的永恒射燈。

    死神之箭射出,鬼哭狼嚎,天地變色。

    “咔嚓嚓……”漆黑的黑暗死氣之中,三支死神之箭發出嘶嘶的厲嘯,瞬間射在永恒神燈的光圈上,發出猛烈的爆炸。

    “轟隆隆……咔嚓……”一連串碎裂的聲音傳來,永恒神燈的光圈直接炸裂。

    “哈哈,周光遠,你的永恒神燈的光圈碎了,我看你用什么來防御黑暗死氣,你死定了。”那個沙啞的聲音狂笑起來。

    “嗖嗖……”三支慘碧的死亡之劍穿過永恒神燈的光圈,射向周光遠的胸口。

    “哼,三支死亡之箭而已。”周光遠手掌一翻,猛然多出一枚閃光繚繞的令箭。

    這支令箭,正是宇宙之主禹天鴻給他的令箭。

    周光遠一揚手,宇宙令箭爆發一道強大的神光,狠狠的轟擊在射來的三支死神之箭上。

    “咔嚓嚓……”一連聲碎裂的聲音傳來,三支死神之箭被轟的炸成碎片。

    “啊……宇宙令箭。”黑暗中一聲驚呼。

    “去死……”周光遠一聲大喝,手中的宇宙令箭狠狠的刺向黑暗之中那個沙啞聲音的方向。

    “轟隆隆……嗖……”宇宙令箭化成一道萬丈神光,閃電一般的刺進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嘭……啊……”一聲凄厲的慘叫傳來,那個沙啞的聲音戛然而止。

    “轟隆隆……咔嚓嚓……”那些黑暗死氣轟然炸裂,四處飄散。

    眨眼間,整個空間大放光明,黑暗消失。

    “好險……”周光遠看著消失的黑暗,擦去臉上的冷汗。

    今天如果沒有宇宙令箭,自己肯定打不過這個黑暗生物。

    黑暗宇宙這些見不得人的東西,讓人防不勝防呀。

    穆旭日去了南陽神殿,如果黑暗宇宙的家伙在南陽神殿等著穆旭日,穆旭日就危險了。

    “嗖……”周光遠收起宇宙令箭,化作一道神光,再次開始挪移。

    再說高鵬、藍笑、云玉薇、喬丹萱、畢依清他們乘坐一艘戰艦,快速的飛馳。

    喬丹萱正在房間里和云玉薇說話。

    戰艦已經航行了一個多月了,馬上就要到南陽的地界。

    畢依清走了進來,小丫頭臉色紅紅的,還帶著一絲驚慌。

    “云姐姐……”畢依清小聲的叫了一聲。

    “咦?依清,你怎么了?”云玉薇看著畢依清的臉色不對,連忙拉住了畢依清的手,很是關心的問道。

    “我……我……”畢依清結結巴巴,臉色紅的更厲害了。

    “畢依清,結結巴巴的干什么呀?臉都紅了,發燒嗎?”喬丹萱說完,連忙伸手摸了一下畢依清的額頭。

    “沒有發燒呀?”喬丹萱奇怪的看著畢依清。

    畢依清得出聲音更低了,如同蚊子一般:“云姐姐、喬丹萱,我……”

    “啊呀,你什么呀?快說,急死我了。”喬丹萱的脾氣有點急躁。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