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大胃王

    白浪話說完,直接一個小跳化為無形的狂風。當他再度出現的時候已經貼近了向雨田,第一爪就捏住了向雨田——但是這老妖怪居然不閃不避,只是抬頭看天。“咦?”白浪一爪捏實順手一撕血光爆綻,他也覺得不對,“老頭居然也想玩金蟬脫殼這一手?借老子的手兵解么?”

    雖然是如此認為,但是白浪同樣不會留手,“能兵解在這個下面,算是你的運氣啊老頭。”白浪順勢便是爪與腿的連擊,血光四濺。每一擊都伴隨著龍卷風刃,直到最后一擊白浪一把抓起那向雨田舉起,龍卷風直接將他裹入,當白浪雙手一分將這老頭往地上一丟的時候,已經是一具白骨,掉地上之后直接化為了灰燼。

    “后面其實已經是一具空殼也是,臭皮囊而已。破碎虛空本來就保不住這一具臭皮囊。”白浪嘀咕了一句,他此刻胸口的玉魚也是一躍而起,直接帶著他嘩啦一下穿透了世界的屏障。

    “回來了”白浪有一種完全虛幻的感覺,之前的在大唐世界的那些年就恍若隔世。女人跟孩子他抓了抓下巴,發現自己不甚想她們啊?似乎是某種隔離的感覺將他這方面的感情抹消了不少,白浪長長地嘆息了一聲,“或許這就是某種保護機制?不然的話除非是和尚紅塵煉心,否則換成不是道士的其他修煉者早就瘋了吧?”

    賊禿可以用這種紅塵滾滾大夢證道,而若是道士也可以修煉太上忘情,但是白浪可不行——若是修煉那妖魔道,大概可以縱情釋意?大悲大喜?白浪不曉得他那個賊配軍師傅是不是能修煉這一道,不過那妖僧定然是此道大家啊——妖僧什么跟腳?白浪大概有個想法,這妖僧多半便是他化自在天魔了。

    白浪一時之間也不想多想什么,心中一片空白,只有滾滾真氣在體內流轉,只是霎那之間便幻化了七頭兇禽惡獸一如生靈在他身邊盤旋——遠比什么大唐世界里成型的要靈動強悍太多太多。“當真是無趣!”白浪不知道該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最后也只是罵了一句,空落落的。

    無明的煩躁之火在白浪的胸中燃燒,他長長地吸氣然后吐氣,在大唐世界里根本沒法動的超級呼吸法卻入門了,體內的氣滾滾而來帶動了南斗白虎拳的勁氣,裹挾起金鐘罩的內力直沖丹田氣海。這股氣在體外就是卷起輕風,但是在白浪體內卻如同長江大河,直接帶著白虎拳跟金鐘罩翻滾,在丹田氣海之中熊熊燃燒。

    白浪悶哼一聲,刺青所化的七頭猛獸繞著白浪開始咆哮飛舞,七種屬性同時亮出沖入白浪身體里。白浪體外頓時浮現一頭清晰可見須發虬張的白虎,這白虎渾身的筋肉在皮下綻出,發出狂怒至極的咆哮。而白浪這時候渾身就如同火燒一樣,他修煉十三太保橫練金鐘罩到了這個地步,其實早已經水火不侵,但是此刻火從丹田起,在他體內肆意燃燒。

    陽火陰火在經脈之中燃燒,將白浪的精氣神熔化成一體,這家伙渾身上下青筋爆出,尤其是額頭上跟手臂上更是“噗哧”地飆出了血水。“媽的!這他媽居然練功練得青筋爆血水,我大概是漫畫人物!”白浪咬著牙說這種話,含糊不清主要是給自己打氣——用漫畫人物來麻痹自己,否則渾身筋肉正反扭轉的劇痛可不是蓋的。

    要不是沒法動,白浪這時候恨不得滿地打滾哭爹喊娘,隨著讓人牙酸的聲音,白浪的肌肉扭轉現在甚至開始絞他自己的骨頭了。就跟絞毛巾一樣,肌肉強行將筋腱跟骨頭都開始扭轉,白浪大聲罵娘,但是聲音小的甚至螞蟻也嚇不走汗水就跟河流一樣從他身上流淌而下,眨眼之間就在地面上形成一灘水塘。

    白浪的身形迅速消瘦,肚子反而凸出來了一截——身體大量脫水而內臟沒來得及趕上脫水就是這樣的啦。這樣的痛苦節節高升,白浪就是沒法干脆昏過去。直到越過了一個閥值,猛然之間所有扭轉的筋肉都“啪”地一聲歸正,這種松快感基本上差點送白浪上天。而他體內的內力真氣也是如同云霧般散開,然后再度從骨肉血之中生出,糾集成一股。

    無形的氣浪以白浪為中心,環狀向外面噴發而出,地面上的粉塵碎石逆反地開始往上飄。“餓得緊!這什么超級賽亞呼吸法真的不是拿出來坑人的?!”白浪只曉得自己快要饑渴而死,身上的變化一時管不著了。可惜方圓百里之內的大走獸多半已經被白浪爆發的白虎氣勢給嚇跑了,白浪也不管這個,他腳尖一點,卷起狂風就走。

    此時白浪覺得自己就是水中的魚,控制風的流動就如同魚在水中一般,白浪的身形忽隱忽現一次閃現就是百丈之遠。直接追出去十幾個呼吸的時間,白浪已經飄行數十里之遙,他終于看見了狂奔的獸群。白浪也不去管其他,只是凌空而下,順勢手一抬就是一道龍卷風擊殺了一頭大大的野豬,白浪落地之時雙爪一分,風刃飄飛再度殺死了數頭野豬。

    這家伙也顧不得慢慢炮制了,只是隨手撕開野豬,管他腥氣血水先惡狠狠地咬了一口生吞了下去。茹毛飲血,白浪變成了野人之中的野人。先大大地啃了幾口,白浪稍稍地解了點饑餓。這時候他才有空撕下豬皮,破開豬肚將下水倒出來。“我記得這門功夫,不曉得還能用不能用。”

    白浪雙掌摩擦之際一股火光迸現,“凡火而已,這東西就沒法附著火勁傷人,能燙到就已經很夸張了。果然只能用來野外生火。”白浪想起來的是當初自己在衛尉府里面看到的一路火焰掌的功夫。說是火焰掌其實是火勁傷人,真正要用來生火不是它的目標。白浪這一番修煉,耗盡的是他本身的元氣血精,確實需要大吃大喝來補充。

    這里的肉統統吃完,大概能補那么一點,不至于讓白浪暴斃當場,不過要完全補充完整——白浪覺得自己多半是要變成賽亞大胃王了

    。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