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三章 美人關

    帶著御花園花香的微風中,金鷹帝國大帝傳達了申公無悔的意思。大帝表情有一點不自然,相比于張浩的表現,自己就有點小人了。

    張浩淡淡的笑了:“這個怕是不方便吧。請陛下轉達申公殿主,就說大洋集團已經與春暉星星主黃龍有約定,孤島星有任何請求還請通知黃龍星主。”

    張浩連續兩次說出‘黃龍’的名字,放在張浩口袋里的玉佩閃爍幾下——這是當初黃龍贈送給張浩的身份玉牌,具有一些奇特的能力。

    來之前張浩和大洋集團的人員就預料到,金鷹帝國這次邀請的背后必然有孤島星的影子,張浩自然也早就做好了準備。

    關鍵時刻,該扯虎皮張浩是絕對不會猶豫的。

    不過張浩話音剛落,申公無悔就哈哈大笑,他就竟然就在御花園對面凌空飛來,身影一眨眼就來到了近前。

    金鷹帝國大帝臉色稍微陰沉一下——對方這是典型的視金鷹帝國如無人之地;張浩卻依舊面帶微笑,沒有絲毫變化。

    申公無悔飛到張浩旁邊,有些傲然的看著張浩:“冒昧打擾了。張總剛剛的強國言論很精彩,也令人敬佩。我這人沒別的愛好,就喜歡與張總這樣的豪杰座談。張總不介意吧?”

    “我要是說介意呢?”你都知道自己冒昧了,就乖乖滾回去如何?

    “啊呀,那我道歉。”

    張浩:……

    就沒見過機這么沒臉皮的地仙級高手!

    不過人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張浩也不能再說什么。只能問道:“那前輩想要聊什么?總要有個主體吧?”

    “就聊聊封印的問題如何?”申公無悔倒也直接,直接將這個重磅炸彈丟了出去。

    張浩點頭應允,大帝讓侍女將兩人請入旁邊的涼亭,自己則回去與身邊的親信等討論張浩提供的強國建議等。至于皇后,則繼續陪著花百香游玩。

    侍女送上茶水杯盞、給兩位貴客斟茶后,就自覺退出;涼亭中,就剩下張浩和申公無悔。張浩最先開口了:“申公殿主,我不知道大洋集團能對封印有什么影響或者幫助。

    大洋集團目前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是還虛境界初期,最多也只是相當于二品的戰斗力。而殿主只怕已經是五品巔峰甚至六品的境界。

    對于傳說中由圣皇親自封印的、可能是外來的世界,我不覺得大洋集團能幫上什么。”

    申公無悔笑了:“對于這個可能從外而來的入侵的世界,我們最近討論后基本可以確認,外來世界的法則,與我們世界的法則,只怕會有諸多不同。”

    “哦?”張浩來了興趣。難道孤島星也有類似的推測?那可要好好聽聽了。

    申公無悔收起了笑容,面色嚴肅起來:“最近我們做了不少推測,目前比較能夠確認的就是:

    若傳說屬實,那么我們的世界、確切的說是眼下的周天大星系,是被改動過的。

    我們這個世界的修行,應該有相當一部分是建立在改動后的基礎上的。”

    一聽這話,張浩也嚴肅起來,“申公殿主這話……頗有些驚世駭俗了。”

    “現實往往比傳說更加驚世駭俗!說起來,我們做出這樣的推測,還有一部分是大洋集團的功勞呢。”

    嗯?張浩一臉蒙蔽,我和我的小伙伴們做了什么?

    申公無悔繼續說道:“最初我們聽說大洋集團的事情,是大洋集團正式立足赤珠星之前,大洋集團三十艘戰艦和四海商會的一千多飛船,遭遇埋伏,且還是頗有名聲的封魔大陣的埋伏。但大洋集團竟然以三十艘戰艦殺出了重圍。

    當消息傳到我們星主那里,我們星主想到的卻是:導軌炮威力或許不錯,但這次沖突中,修行者的手段是否也太脆弱了一些?

    尤其是當得知大洋集團發展時間竟然不足百年后,星主對這個就開始上心。

    再之后導軌炮的幾次表演,都堪稱精彩,但越是如此,星主的疑問就更多。直到春暉星星主拜訪,雙方就封印的問題交流。其中,春暉星星主還提到大洋集團對封印內世界的猜測。

    至此,我們的星主提出一個更加驚人的猜測:我們的世界可能被改變了!

    當然其中的問題很多,討論的細節更多,難以三言兩語的表達清楚。

    簡單來說,我們認為當初圣皇確實調整了整個大星系的結構,讓整個周天大星系更適合修行。但這樣也會導致一些問題。

    甚至圣皇本身的來歷,就是最大的問題。圣皇最后的消失,也疑問重重。”

    張浩若有所思的說道:“你的意思是,封印中的,才是正常的世界?”

    申公無悔微微搖頭:“也不能那么說吧,其實也只是一些猜測。

    我們的世界應該更加適合修行的世界。簡單來說,我們的世界是加了糖,是糖水。而封印中的世界、或者說世界殘骸,卻是山泉,干干凈凈。

    進入那個世界,只怕任何修行來的神通、法術,甚至是法寶陣法等,都可能被削弱,甚至失去作用。”

    張浩聽了,卻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們其實也做了分析、甚至是嚴格的科學研究,我們認為當年圣皇作為圣人,或許真的有一些超乎想象的能力,但要說改變整個星系,只怕難免有些夸大。

    我們偏向認為圣皇是利用星系本身的運動特性,在原本的結構,做了一些簡單的調整。

    就如同當初布置封魔大陣那樣,大家不過是利用恒星自然運動過程中形成的相對位置,然后用特殊手法激活。

    實際上,只要能找到幾顆恒星的位置,就算是歸真境界的修行者也能短暫利用恒星布置星空陣法。”

    “是這個道理。但這種利用恒星運動來布置的陣法,也會因為恒星運動而解除。其有效時間一般不超過一年,甚至只有幾天。可是整個周天大星系已經維持千萬年之久。”

    張浩說道:“一顆恒星的運動,每時每刻都在變化,還會受到四周恒星的引導。但整個大星系卻會保持穩定。就像大海里的洋流,也許局部并不穩定,但整個洋流可以幾千年、幾萬年都不變化。

    根據我們測定,整個周天大星系自轉一圈要兩億年到三億年。千萬年時間不過是一瞬。”

    “好吧好吧,我們不談這個,天文什么的最討厭了,說起這個就頭痛。”申公無悔終于暫時轉移了話題,“總之我們經過討論,對封印世界的推測就是這樣的。就算不是也算是一種準備吧。

    張總不是就說過,多一種準備總是好的。”

    “這個星主都和你們說了?”張浩有點發愣。黃龍看上去不傻啊,這樣討論的細節怎么能和別人溝通呢?

    似乎看到張浩的驚訝,申公無悔小聲說道:“我們星主有個妹妹,叫太叔風華,挺漂亮的。你懂的。”

    張浩:……

    懂了!

    黃龍啊黃龍,虧我還覺得你是個人物,結果也有這樣的一面。

    那么,不知道這個太叔風華有多漂亮,竟然能讓黃龍神魂顛倒?要知道,能修行到天仙境界的修行者,哪一個不是心性堅毅之人。

    張浩思想稍微開了個小差,但很快就恢復沉穩,“既然這樣,那我也不藏著掖著了。其實我此前確實和星主說過,大洋集團的技術,是建立在基礎的物理法則上的,這些基礎的物理法則,實際上是世界的根基。

    就如同一個人一樣,只要正常,不管胖瘦美丑,其骨架結構基本類似;世界應該也類似。不管世界怎么變化、有多少種類,一些基本的物理法則應該是不會變化的。

    因此掌握一定的物理技術,是面對未知世界最好的保障。

    但這只是猜測。”

    既然黃龍你都不在乎了,那我張浩自然要抓住機會,攀上孤島星。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大洋集團也要提前布局了。

    申公無悔聽了恍然大悟:“怪不得你們大洋集團要送黃龍一架全新的機甲呢。”

    張浩:……

    看來黃龍這是能說的都說了啊!

    張浩深吸一口氣說道:“那贈送的機甲也是感激星主的相救之恩。當初大洋集團不小心得罪了長青星,那種能夠發現隱身的技術觸及了長青星的底線。多虧春暉星的援手才讓大洋集團擺脫了危機。

    現在,那種探測技術,大洋集團都可以公開出售了。”

    申公無悔臉色稍微閃過一點尷尬——剛剛他想免費要的。可既然張浩如此說了,申公無悔也只能表示:“那若單獨購買這樣的機甲,價格多少?”

    張浩反而有些猶豫,支支吾吾的。

    “怎么了?難道價格很貴?你放心說!”

    “哎……”張浩嘆了一口氣,“不是價格貴不貴的問題,而是……為了打造那兩架機甲,大洋集團已經耗盡了當前的所有頂級資源。

    大洋集團的底蘊,其實只勉強達到還虛境界;而那機甲的技術卻能得到天仙的贊許。這個……申公殿主,您可以想象打造這樣機甲的難度和代價。”

    申公無悔皺眉了,他這次來的任務可是至少得到一架這樣的機甲的。

    想了想,申公無悔咬牙說道:“那需要怎樣的材料?張總可以說出來。打造機甲的費用,孤島星絕不為難大洋集團。”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