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三百二十一章 池玄清醒

    池玄此刻明白了,自己是在渡劫,而且是心魔劫,這樣的心魔劫還真是折磨人啊。

    他不知掉外面的時間到底過去了多久,他此刻躺在病床上,已經是個老者了,他的身邊圍繞著很多人,但是沒有家人,因為他這一輩子沒有娶妻生子。

    大家都不明白,他池玄擁有的很多,為何不給自己一個家呢?他擁有財富,權勢,還有英俊的外表,喜歡他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但是池玄從不曾動心過。

    他就好似一塊石頭一樣,總是冷冰冰的,即便是幫助別人也不表現出任何的溫柔,這讓他雖然很受人們敬重,但是卻沒有幾個親近之人。

    如今他即將離去,八十多歲的高齡也算是活的夠久了,但是沒人知道,其實他還能活得更久,可是他已經不想要活下去了。

    他總覺得自己忘了什么,忘了什么人,忘了什么事情,尋覓了一生也沒有找到。為何不娶妻?因為他知道,自己想要找的那個人不在這里。

    等到神魂離開了那個身體,他才清醒了過來,這已經是第五個人生了,他找了一圈又一圈,經歷了好多世界,有許多的身份,可是都有一個共同點,他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人。

    他很迷茫,這是心魔劫嗎?那么他到底忘記了什么人!

    池玄在這心魔劫里兜兜轉轉,他經歷了一個又一個身份,活過了一個有一個時代,但是他還是沒找到心動的人。

    他懷疑了,自己會放棄嗎?難道真的只有選擇一個人,跟她共同度過一生,才能擺脫這個心魔劫嗎?

    然而池玄拒絕了,即便是這么一直孤獨下去,他也不想選一個不對的人。

    如此過了十二世,池玄突然想起了,肖果果在等自己。他很高興,自己堅持下去了,不然自己是不是就忘記果果了。

    池玄猛的睜開了眼,身邊出現了巨大的能量,月木用手擋著臉,心中郁悶的想著,這家伙一醒來就弄出這么大的動靜,弄傷了自己的臉,自己跟他沒完。

    而肖果果則十分的開心,她看著池玄,一雙眼睛充滿了驚喜。池玄看著肖果果,溫柔的笑道:“我回來了。”

    “太好了,五年了你才清醒過啦,我嚇死了。”肖果果這么說著,抱著池玄的腰,她也顧不得害羞了,池玄認識自己,這真是太好了。

    “心魔劫厲害,我差點就忘了你。”池玄覺得這次的心魔劫比上一次還厲害,上一次她是一次又一次的失去她,看著她隕落而無能為力,痛苦的承受不住。

    而這一次,他是在孤獨之中堅守。這心魔劫還真是名不虛傳啊。他真怕自己忘了果果,非常的害怕。

    “行了,你這算是運氣好了,我聽說越是等級高的修士,這心魔劫越是厲害,有些人沒清醒過來,一下子就是幾百年!”月木這么說道,心中想著,得虧他心寬,這心魔劫雖然厲害,但是他渡劫的時候還算是順利。

    “是啊,這話說的沒錯,有的幾百年才醒過來,而有的人醒來之后性情大變。有些成了瘋子一樣的人,喜歡到處惹事,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都清醒過來,而有些人變的沉默寡言,好像忘記了一切。”

    周舟繼續補充著,這話此前他根本就不敢說,生怕肖果果太過擔心了。

    肖果果聽了這些還真是后怕,看著池玄要確定他是真的沒事。沒有忘記自己,也沒有性情大變。

    “我真的沒事,你放心,我還是我,我記得一切,我也不會離開你。”池玄這么保證,肖果果笑著點頭,果然還是那個池玄。

    “那為何證明一下,今天的飯菜就交給你吧。”月木如此說道,惹得肖果果看他一眼,這家伙就想著吃。

    “好,我給你們做。”池玄一點也不介意,能夠這么度過心魔劫,他覺得很幸運。

    ……

    在隕落帶外圍,還是圍著一些人,他們有些是來了又走了,而有些人是進去之后就沒出來。

    但是即便如此,還是有人不斷的到這里,思考人生,或者進去或者離去。

    只是當肖果果一行人出來的時候,大家還是很震驚的,這些人是從里面出來的嗎?可是他們怎么沒看到這些人進去啊?

    有些人是新來的,他們沒看到肖果果他們進去,但是也有些人就真的在這里守了十年,他們看著幾個人,只覺得十分的震驚。

    “道友,你們到了哪里!你們在里面待了十年!”一個男子這么問道,實在是太過震驚了。

    肖果果看看他,并沒有回答,而是讓文文再次開了空間,他們一行人消失在了大家的眼前。

    “那是什么術法!怎么會一下子就消失了啊!”有人這么問著,但是沒人回答他。

    他們也想要知道是什么法術呢,這樣的話他們也能進去闖闖的。可是他們心中其實是清楚的,即便是能夠傳送,他們也躲不過那隨時可能出現的巨大的位面碎片。

    這里讓人害怕的從不是路有多遠,而是這路上藏著的巨大的危機。一個位面碎片的爆裂,很可能就要了他們的性命。

    但是還是有很多人來這里冒險,他們好似是天生的冒險家,除了想要尋寶,也是為了成就輝煌。因為挑戰了很多秘境和寶藏,不來隕落帶看看,覺得自己的挑戰不完美。

    可是正因為如此,不知道多少人隕落在這里,值得嗎?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肖果果不曾回答他們。肖果果覺得不值得,她不想成為他們的榜樣,自然也不會告訴他們自己是成功從核心地帶出來的。

    其實肖果果很想告訴他們,里面除了危險什么都沒有!但是自己的確是找到了能量源,如此說良心會痛,她就干脆沉默不語了。

    而此刻,在一個位面上,陸山看著眼前的陣法,深吸一口氣。該面對的總是要面對的,十年了,自己也該給對方一個消息了。

    他不知道小師妹現在怎么樣了,但是他相信小師妹一定會好好的,如此也就夠了。

    現在就讓他幫忙,為小師妹清除一些障礙吧,若是自己能夠成功,那么小師妹他們所有人就安全了。

    陸山這么想著,往山上走的時候心情就好了許多,這怕是他最后一次踏足這里了。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